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何悔?(藺蘇無差)

  天下難尋的一個麒麟才子,還真給他藺晨撿到了。

  

  動用琅琊閣人手,終究保住一點赤焰餘火,養在江左十四州裡,更多的葬在梅嶺,靄靄白雪蓋去赤血千里的過往,世人只記赤焰祁王驚濤謀逆,卻忘那曾一保大梁江山太平的將士血淚。

  這讓藺晨來評他只說一句真狠,千辛萬苦保一條命下來的還躺在他琅琊閣的床榻上,鮮血與疼痛將伴其一生折磨,毛人眨著那雙眼吱唔出聲的時候,他就看見那少年將軍踏著火紅與鮮血開出一條曲折離奇的路,挫骨削皮,重塑骨肌,濺出的火星成了雪夜裡落的瓣,點點餘火殘喘在地燃出了一株乾癟骨幹的樹。


  他喚一聲長蘇。

  月色無痕,片片春櫻飄落,廊下夜風涼涼披著自己天青外袍的男人微醉面色通紅,酒染雙唇,眼神卻是出奇的光。

  梅長蘇眨眨仿若看透一切的眼,藺晨輕勾唇角,漾出弧線,月下對酌,那人雖醉卻清醒的很,嘴饞的好酒可不能飲用過多,兩指輕觸且又奪過酒杯,藺晨湊上去要了一吻。


  鼻尖磨蹭,他見梅長蘇眼睫抖了抖才不甘的閉上,氣息因酒而溫熱粗重,三分醉意,五分動情,他嘆一聲,藺晨二字終究還是吞落在藺少閣主的嘴裡。


  一吻畢,且無慌亂之色,更無羞澀之情,四目對視,少閣主伸出手為梅宗主拾起滑落臂上的衣拉回,深怕那人著涼而行,他才道我是真喜歡你。



  這人文學之深思慮知趣,一身病骨,可偏偏那雙眼裡的烽煙未熄。

  好一個梅長蘇,琅琊閣養出的藺少閣主坐擁天下之趣,看盡梟雄風雲,唯獨漏掉個林殊。一旨詔書輕巧赤焰叱吒張狂的星卻隱沒,成了江左十四州之主隱忍,而如今朝夕相處,一個趣字,難能概括江左梅郎。

  藺晨看他拾起盤上擱回的杯又一倒杯好以醉心,月光悠悠映入燭光室內而沒,他啟唇卻輕言——少閣主要的,長蘇給不起。

  

  


  那日最終,少閣主輕擺且說無謂。

  是不想給,還是不敢給,無謂。


  金陵凶險勢在必行,北境風雪漫天,他伴,無謂。

  情出自願,何悔?

  






--



復健期,本想寫長篇後又放棄

只是很喜歡裡面的字句TTTTT

太累有種快出坑但是還可以撐住的FU

且讓我無病呻吟一陣子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