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SW】靈與肉(AO、吸血鬼AU、PWP)

Anakin為吸血鬼。

背景無認真設定,屬性也無認真考究(幹

OOC什麼都是我的錯

很意識流,我很喜歡(幹

芙妮敲的,為什麼覺得我很好被慫恿到底發生什麼事



圖片外連

不知道為什麼放上去好糊LoL


大象貼是好朋友 


【本宣】Star Wars圖文合本 《Lost Stars》

感謝無限制協助代理!

無限制預售連結

台灣通販需要的話走這,在蝦皮拍賣上,自家通販 >>   星戰AO圖文合本《Lost Stars》

全家店到店在八月底之前免運費,可以多加利用XD


超級喜歡 Cut- @深情車友  的故事(閉眼


--

刊名:Lost Stars|Star Wars星際大戰 電影暨動畫 衍生 圖文合本 
配對:安納金·天行者/歐比王·肯諾比
級別:G普遍級
大小:A5
作者:圖|Cut https://www.plurk.com/anderli
   文|菱柏 https://www.plurk.com/ali110999
內容:漫畫約50P,小說約2w
插花:澈、希圖、大芙妮、Moma!Bee
通販定價:RMB.62
試閱:
   文|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29/sh/0df2c16b-f2b0-4c52-b488-3645dd8521c8/7a303c96f3ea0f4439fdd1e61ee655e2
  從開始到最後。
  主正劇向,外加自己私心描寫配合著一些動畫與正劇,目前被列為非正史的小說交雜的故事。
  白卜庭發現安納金跟歐比王關係親密,而安納金愛慕帕德梅的心被白卜庭利用撮合他們,背叛與謊言讓他們分道揚鑣。(大概是這樣)

   漫畫| http://velvetdonkey.blogspot.tw/2017/07/obikin-lost-stars.html
   腦補了打造第一把光劍的小故事 







SW/morning sex/Obikin/Obi 單性轉

Obiwan單性轉
自行避雷

不要問為什麼。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29/sh/69b01d53-fdef-4d06-8b69-53010354671f/b9fe35371db4042482b30c36863fc3c5
手機沒辦法弄外連,見評論

【SW】平衡之處(AO/VO、3p、pwp)

維達/安納金是雙子設定

前面腦補大概就是達斯普雷斯最後有去尋找它可能影響創造的生命,帶來回來丟給PPT養

卻不知道施密為了保有其一,藏起一個孩子

然後這樣那樣(幹)安納金與維達認同彼此的存在,維達嚮往絕地的牽絆,厭倦西斯的殺戮,隨心所欲的選擇,他在夢裡夢過安納金與歐比王的對談與互動,直到真正調查出他們聯繫,才動手追捕歐比王與安納金。

安納金是在這之中發現自己還有孿生兄弟,他要歐比王,也夢過維達在西斯厄迪指令下幹過的一切陰暗事務,還有絕望與憤怒,所以拒絕自己與維達一樣成了西斯。


說那麼多就3p/ooc注意


AO+VO注意 




防暴線rrrrrr

我寫不下去了(閉眼

給 @深情車友 說好的AVO




隨緣外連


無限制代理

已經委託無限制代理了><

--

印調連結(GOOGLE表單)

 

詳細漫畫介紹(還有好幾頁試閱)要往  @深情車友 的湯不熱連結走  

 

CWT突發合本本宣,佔TAG及打擾抱歉 ><

 


 

攤位:S03 獨立作業 
刊名:Lost Stars|Star Wars星際大戰 電影暨動畫 衍生 圖文合本 
配對:安納金·天行者/歐比王·肯諾比
級別:G|普遍級
大小:A5
作者:圖|Cut https://www.plurk.com/anderli 
         文|菱柏  https://www.plurk.com/ali110999
內容:漫畫約50P,小說約2w
插花:澈、希圖、大芙妮、Moma!Bee
定價:NTD.230(暫定)
試閱:文|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29/sh/0df2c16b-f2b0-4c52-b488-3645dd8521c8/7a303c96f3ea0f4439fdd1e61ee655e2
從開始到最後。
主正劇向,外加自己私心描寫配合著一些動畫與正劇,目前被列為非正史的小說交雜的故事。
白卜庭發現安納金跟歐比王關係親密,而安納金愛慕帕德梅的心被白卜庭利用撮合他們,背叛與謊言讓他們分道揚鑣。
(大概是這樣)

 

   漫畫|http://velvetdonkey.blogspot.tw/2017/07/obikin-lost-stars.html
                 腦補了打造第一把光劍的小故事♨♨♨♨♨

 


AO/ 歐比王單性轉PWP

part2


請自行避雷(閉眼


圖片外連

obikin/obi性轉/pwp



ooc/滅天雷/我需要擼一發(閉眼)


AO 注意

obi性轉注意



結果沒有寫到真正脫貼身衣物


圖片外連


 @深情車友 的好梗我先掏錢

 一切好梗都是來自於她的提供,我只有粗劣的文筆

這個梗已經讓我們可以順理成章想像一切3p了(不要這樣


AO/VO注意

OOC注意

天雷梗注意!






--





  「你愛過我。」

  維達脫去盔甲,露出被火灼傷的臉龐。

  他的身體除了被杜庫削去的手沒有恢復,其他都已經在科技之下復原了,歐比王曾遠遠在其他星球上看過這個黑影領著大軍,接受一個星球的投降。


  「我沒有。」

  他直視男人臉上每一寸的燒傷而感到窒息。




  「別逼我,歐比王。你承擔不了後果。」

  西斯尊主坐在椅子上操控原力,絕地大師成了階下囚跪在面前,雙手被束縛跪在前,囚室的門打開了,盧克被推了進來,歐比王跪在地上,他知道自已應該要安慰盧克,那個繼承天行者家勇敢的男孩,但是他止不住自己的視線,錯愕的看著帶領盧克進房,身穿著絕地袍的男人——那是安納金·天行者。


  他怎麼可以、西斯怎麼可以侮辱他教導、尊重與曾經愛過的絕地。


  歐比王咬了下自己舌尖,跟著連同身體上那些早已經受傷沒有原力療癒的傷口一起顫抖,他看著眼睛紅腫的男孩,屏住語氣中有的顫抖開口:「盧克,沒事的,我不會讓他們傷害你。」

  「班⋯⋯我看到家燒起來了⋯⋯」小小的盧克直到見到歐比王時才開始哭泣,「我找不到歐文叔叔與蓓魯嬸嬸。」


  他試圖擠出笑容,原力抑制劑剝奪他運用原力去安撫盧克的機會,那個男孩哭泣的樣子脆弱得像極了他的父親。

  身穿絕地袍的男人帶走了那個孩子,他現在只能相信維達不會傷害盧克,天行者乘載了希望,只是身為他的師傅,歐比王錯過可以導正一切的瞬間。


  「那要看你的表現,肯諾比大師。」

  「我一向很有把握。」

  「你逃了我就先殺了他。」

  「盧克是你的孩子。」

  「我知道。你們那些小把戲騙不過我,但是你知道我說誰。」


  看著表情終於出現變化的絕地大師,維達第一次感受到復仇的喜悅像是穆斯塔法的灼熱竄流過全身。




  「別逼我毀了你。」



_




  歐比王逃過一次。

  雖然已經幾天只有營養劑與水維持基本人體生存,但原力抑制劑的效果已經淡化,他聚集了一些他從小熟悉的原力,開了鎖,歷經一場殺戮後再被丟回原來囚禁他的地方。


  安納金在這邊等著他,維達也是。


  那個身穿絕地袍的男人,熟悉的安納金·天行者的原力在這個房間蕩漾,他被戴上原力抑制器之前都難以分辨究竟是維達還是安納金,或者承認這兩人是同一個人。


  腥紅的光劍從安納金的胸口竄出,除了虛弱的不可置信,他不知道怎麼把哀傷與憤怒分化在原力裡淡化,現在他連原力都感覺不到了。


  隔天替他送食物進來的男人一樣穿著深色的絕地袍,蓬鬆的金髮,俊美的臉龐,右眼上淺淺的疤痕,語氣同樣輕挑對上他的老師父。


  如果這是達斯·維達打壓他的意志的方法,歐比王不得不承認,他做到了。

安納金的克隆體在面前,他不知道能不能再一次面對對方的死亡。



  












--



一開始只是在聊3p

之後出現克隆安納金的虐梗(立刻虐成狗

SW/obikin/ABO相關五雷轟頂
我.......壓力真ㄉ很大(不是理由
內收警告,深夜時間


男孕注意


圖片連結



感謝好車友Ani


SW/obikin/pwp隨筆

ooc預警/慎入注意

只是壓力大擼不出的擼嗚嗚

好不容易忙完爆炸的所有事情但是卻沒有手感煩


圖片連結

【SW】Preference(ALO)

ALO 天行者父子X歐比王


已經不知道怎麼打TAG

如有冒犯請見諒qq 


邪教rrrrrrrrrrrrr

取名無能拉LOL

當作他們時空亂亂穿越(幹

還年輕的老王,安納金被黑暗誘惑墜入後又回來之類的(幹

反正五雷轟頂自己要有心理準備嗚嗚嗚

我不想寫了嗚嗚嗚嗚嗚

放棄人森



圖片外連

大象貼



SW/AO/慎入
我為什麼在等公車回家途中(閉眼

Down

星際大戰|菱柏

安納金·天行者X 歐比王·肯諾比

(達斯·維達X歐比王·肯諾比)


20170506台灣歐美only無料

【SW】R2(20170506台灣歐美only/無cp)

R2
星際大戰|菱柏

20170506台灣歐美only






  禮儀機器人攤坐在椅子上,它的眼睛沒有啟動的亮光,傳輸線接在它的後腦勺,由安堤利斯艦長親自操作歐嘉納議員的指示。
  終於人類伸出手拔掉接在禮儀機器人後腦勺上的連接線,禮儀機器人的設計在於服務翻譯語言,仿人型所設計的型態,眼睛的光亮是開啟電源的指示,等了會它的朋友將再次醒過來。

  「您好,我是⋯⋯噢、天啊!我想不起我自己的名字!我沒有記憶!」
  機器人激動的站起來舉高雙手,人類被機器人不明所以的慌張嚇了一跳,正在思索該禮儀機器人被消除記憶前到底叫做什麼名字,而一旁的宇航機器人發出幾個電子音讓禮儀機器人停止了慌張。
  「噢、您好,先生,這個小傢伙說我叫C3PO。」它對人類說。
  「我不知道我的名字,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騙我——」禮儀機器人歪頭向宇航機器人氣呼呼地反問:「我的手臂上有寫我的名字?別騙人了,我第一天見到你!我看看,我才不相信你這傢伙說的話呢!」
  機器人微微低下頭看向自己的手臂:「是真的!主人,我真的叫做C3PO,我精通六百多種語言,只要您需要我的服務。」

  宇航機器人又發出了幾個電子音,焦慮地在地上轉了幾圈,C3PO又回應:「開啟我的就是我的主人。這是你的名字對吧,R2D2,無禮的宇航機器人!」













  「這個嬰兒就是我的主人?」
  「不、我不知道前面的主人是誰,是你和參議員跟我說的,我是被拋棄嗎?我哪裡做得不好嗎?噢我一定是個糟糕的禮儀機器人。」
  「我不記得了?」
  R2D2又發出幾個嗶啵的電子音,嬰兒正在搖籃酣睡,歐嘉納參議員將他們送往奧德朗交由他妻子,也就是奧德朗的女王照顧,奧德朗很和平,共和國轉變成帝國的決議並沒有給這裡的人們帶來生活上太大的改變。
  「我當然不記得了,我沒有以前的記憶!」
 
  機器人們嘀咕的聲音似乎吵醒了搖籃裡的嬰兒,她皺皺鼻子緩緩睜開眼,沒有見到人影令她開始小聲的哭泣,試圖吸引目光與備受關懷的照顧。而禮儀機器人慌亂地喊著她醒了她醒了我該怎麼辦,這使得嬰兒的哭聲開始變大一點,C3PO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去找女王或她的侍女,而哭聲卻突然停止了,它回過頭看R2D2靠在床邊伸出的機械手臂小小的旋轉與移動吸引住嬰兒的目光,而被軟軟的手指握上。
  「R2你怎麼辦到的?太好了,公主她不哭了,我去找女王或侍女來。」
  宇航機器人又嗶啵了幾聲。
  「不,我不會照顧嬰兒,我是禮儀機器人。什麼?講故事?我沒有故事——聽你講故事?」

  「我不確定這樣做會成功。」
  「一個塔圖因男孩贏得飛船大賽帶領你破壞機甲核心的故事?」
  「這太荒謬了R2。」








  一個塔圖因奴隸男孩贏得了飛船大賽,為自己換取了自由之身,在納布皇宮登上戰鬥機,不小心開啟了自動導航飛往了貿易聯盟與納布戰機交鋒的現場,但是這個男孩說有一股力量指引他往那飛去,誤打誤撞攻擊了機器控制中心,使得戰鬥機器人失去控制避免納布被侵略。
  再次見到那個男孩的時候,他已經成為一個絕地學徒,而它搭載在男孩的絕地戰鬥機前控制中心上,R2D2見過許多與它同樣的宇航機器人在戰鬥中被敵方損毀拆解,它也曾經在一次驚險與絕地戰鬥機分離被綁架帶去給分離勢力,但是那個武士總是找到了它,還有一個絕地大師與學徒總是陪著他,他們一起戰鬥,每一次他們都從驚險的太空戰場上獲得勝利。






  「再多說一點R2。」

  反抗軍飛行員說,他正在前往下一個反抗軍基地的飛行中,儀表板上的通訊器能清楚翻譯R2D2的話語,飛行員知道這個宇航機器人非常特別。他在檢查它時發現非常多精細的改裝與程式設定,R2的型號依現在而言已經被列入淘汰品,但是前幾任主人細心照顧與保養使它的性能堪比最新型號的R系列宇航機器人,它也是他少數幾樣從塔圖因帶離開的東西。

  「班說你是他的老朋友。」

  絕地大師與武士在星際戰場上多次歷經凶險,最後武士開始不再與自己交談,它驚慌地向C3PO求助過,但是沒有用。而最後一次見到武士是在穆塔斯法上,絕地大師將它與C3PO一起帶走,並下令讓它們跟著另一個嬰兒到奧德朗,C3PO不記得了,只剩下它記得一些影像與片段,一些絕地的傳奇故事,最後它又在塔圖因上遇到另一個名為天行者的男孩。





  「那你見過我父親嗎?飛行時間還很長,R2,給我說說絕地們的故事。」
 
  「我想知道歐比王·肯諾比與安納金·天行者的故事。」









ep3最後c3po被洗掉記憶,R2沒有,只剩下R2記得這些一直讓我覺得好虐(虐成狗嗚嗚嗚嗚
又在死線前突發無料,感謝大家不嫌棄願意帶走ㄊ
R2被分離勢力綁架在TCW的第二季動畫裡面,安納金非常的著急要找回R2,不光是R2的記得的那些事,還有他很重視R2的存在。
非常推薦大家要去看TCW的動畫qqq(虐成狗
裡面補完克隆人戰爭那段時間關於共和國與絕地、安納金與歐比王還有阿索卡(大哭)跟克隆人士兵的互動,已能看在這之中破碎的安納金是怎麼一步一步在心裡埋下黑暗的種子成為了達斯維達的過程,遠離了光明與他所曾經深愛的一切。
動畫裡面還有老盧燒錢做出的大型星際戰鬥畫面(粉絲滿足

最後還是只能說非常感謝大家願意帶無料回家嗚嗚嗚
菱柏 20170505

SW/隨筆/obikin

寫一點ooc的隨筆(幹






絕地專用的呼叫器響了半天,歐比王披上斗篷在對方的悶笑中接起全息影像,這時候他還在休假期間必然有什麼緊急任務需要他前去,而雲度交代了一項外交任務,那個星球距離他們現在所在地約五分鐘的超空間航行時間,但從聖殿出發就更遠了。

最後雲度嘆了口氣,說了一句你的頭髮亂得太誇張了,歐比王,就算全銀河都知道你們在一起


安納金的笑聲才放肆從看不見的地方傳來,聖殿裡的絕地大師立刻切掉通訊,而接起呼叫器的那一端,只剩下歐比王扯著那件斗篷避免被安納金扯掉露出赤裸身體的碎念。


【SW】AO/哺乳play

Alpha!Anakin Skywalk X Omega!Obiwan Kenobi
ㄜ看作是【SW】Take a bath (AO、ABO、孕期、NC17)的延續

反正可以歸類成 Long Slow Slide的亂七八糟番外篇

哺乳play,五雷轟頂請慎入。


連結打不開請到我的噗浪及微博找一下😂😂😂


圖片外連

噗浪貼

【SW】深處(AO、NC17)

表明愛意的兩人,OOC有(閉眼

芙妮跟開開太太的處男歐比王的梗,

只是我粗劣的文筆表現得不好,性張力並不怎麼足夠TT(躺

一切都是我的問題TT

(閱讀前文雷可接受再往下看去(虐


圖片外連

【SW】星夜殞落之時(AO無差)

OOC有ㄜ,

我只想胡亂寫些他們不用想以後的東西。

AO前提已在一起XD






--



星夜殞落之時









  「我想我應該會去旅行。」

  「⋯⋯什麼?」


  他們剛度過極為險峻的一場戰役,醫療機器人包紮完最後一個傷口後離去,抗生素與止痛藥剛剛已經被粗魯的打在他們身上,恢復身體上所有的傷最好的方法是浸入到Bacta醫療罐裡,可是這一場勝利得來十分艱苦,殺戮所致的腎上腺素殘餘還在身軀血管裡流動亂竄,Alsoka正在掃蕩殘餘兵力,但誰都不敢保證沒有下一刻分離勢力垂死掙扎的襲擊。

  還沒有浸入到模仿子宮水狀溫暖的Bacta罐療傷的原因其實很簡單,第一是因為現在的情況不容許如此持久與專注性的醫療,第二或許他們欠缺的只是休息——原力與絕地武士的鍛鍊讓他們撐過了四天日夜游擊與車輪戰,但就算是絕地也會疲憊,更不要論克隆人士兵的傷亡帶給他們多大的哀傷,分離勢力的人海戰術雖然粗糙但是面對兵力不對等的狀態異常受用,克隆人士兵在共和國眼中視為消耗品,但卻一同並肩作戰的絕地們熟知生命的不同與珍貴。





  「你的問題,Anakin,克隆戰爭結束之後我會想做什麼。」

  「噢、是的⋯⋯你也思考的太久了,Master。」


  兩名絕地武士、共和國的將軍們躺在各自的病床上,醫療機器人近乎不近人情的粗魯(但誰能怪它們呢?它們本來就是機械),一點都不像R2D2般聰穎,不過幸好沒有C3PO的囉唆,患者急需睡眠,但熾白的燈光透過眼皮讓他們都不能輕易進入夢鄉,身上的髒污已經在躺上床舖前洗去,被粗魯打入藥劑的細小傷口隱隱作痛搔癢,跟著身體上的其他細小傷口刮搔內心,投入戰爭之後已經鮮少有過如此安心的時刻,即便是位於科羅桑熟悉如家的夜晚有時也不能如此輕易安眠。

  熟知的原力波動與毫無精神屏障隔離的感覺令他們安心,戰爭的殘酷被隔離在醫療室之外,這樣對於其餘正在打理後續的人顯為不公,但是他們的確需要這樣無憂的睡眠。


  回應的問題來自於驟死戰前的閒聊,數千光年外恆星的光芒形成了衛星映射的月光與星點,光劍尚未點亮前的夜色如墨深沈,即使星光與月光灑落也未能有所見的漆黑。

  戰事令他們疲憊,沒有人能習慣如此殘酷冰冷的戰爭,絕地冥思教導他們解離了些來自於死亡的黑暗,卻不能輕易排除潛藏在心裡的憤怒,和平的希望同戰火點點燃燒,星火墜落如星逝燒出腥血與繁花,長路漫漫,且永無止盡。




  「我們確實該好好休息⋯⋯Anakin,別用你的思緒騷擾我。」

  年者的絕地大師低吟了一聲催動了原力,他側過身,拉高了被褥,室內的燈光暗了點,Kenobi大師做了一件不合乎他時常教育他徒弟的事。




  「我還睡不著,Obiwan,陪我聊聊。」

  「⋯⋯我是你的師傅,不是你的保姆,況且你已經是優秀的絕地武士了,我親愛的徒弟。」


  光劍在他們各自的床鋪旁,輕巧又沈重的擱置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對方飽含睡意的低沈聲音是Anakin難得聽見的疲憊,幾個小時前為了打破戰爭來臨之際的死沈而望向銀河星系的共同交談,學徒時埋首星圖室裡的學習與露宿時實地考察令Anakin可以輕易講出那些星系的名字,而真正讓他熟記那些的原因是Obiwan,他的師傅。

  Anakin側過身從仰躺換了姿勢,面對了Obiwan,昏暗的燈光反而使他輕易地描繪出對方的面容,Obiwan已經閉上眼休息,原力在他身邊沈穩的波動,隨著呼吸起伏帶來溫暖的感受,他們太需要這個了,休息、寧靜或是平和——無論是哪些形容詞都沒有隻字片語可以形容此時的安心。




  「Master——」

  他低低的喊,像是幼年時對Obiwan無意識的撒嬌,而每次只有Obiwan發現他語氣裡的脆弱與愧疚還有不安。




  「別吵⋯⋯Ani⋯⋯我們、我們需要休息。」

   年長男人的聲音含糊了許多,他幾乎已經快墜入夢鄉。




  「Master——」

  他又低低的喊了對方的稱呼,即便他已經成了一名優秀的絕地武士,他的老師傅還是異常受用這樣的相處模式,像是每次Anakin闖了禍,他要去幫忙協助處理後續前的示好。




  「唔⋯⋯你贏了,年輕人——」

  Obiwan睜開眼低吟了一聲,對上在昏暗燈光下依然漂亮的藍色眼眸,只是燈光使他的曈色發生點變化,成了一種深沈的星,同時他聽見門鎖被鎖上的聲音,Anakin Skywalker那個天選之子——運用原力的技巧總是用錯地方,薄被被拉開,單人床對兩名成年男子明顯的擁擠許多,但是Anakin總是有辦法,有辦法圈住他的腰,下巴抵在他的頭上,試圖用體溫讓他更好入眠。







  「明明你也喜歡這個,老傢伙。」












--



覺得Anakin對Obiwan稱呼名字是要平等對待,

用Master,是在示弱或者拉近距離,要對方不要丟下他一個


我就是愛腦補LOL

【SW】Take a bath (AO、ABO、孕期、NC17)

都是因為半夜youtobe推薦我看懷孕期間性愛注意事項

重點是我根本沒查過這些東西rrrrrrrrrrrrrrrr


迷幻長島之後就忍不住,還有Ani心靈相通的萬惡腦洞

也感謝他提議的篇名救了我(???


五雷轟頂自己注意rrrrrrrrr


算是Long Slow Slide 的番外篇吧,硬要說(?????


Alpha!Anakin Skywalker X Omega!Obiwan Kenobi




--


大象貼

圖片外連

【SW】Nothing Out There.(AO)

梗來自於親友Ani哀傷又破碎的夢,用我粗淺的文筆描繪出TT

一切不合理&OOC都是偶ㄉ錯

止不住地撞牆期

使用中文譯名


大象貼

圖片外連

【SW】學徒、武士與大師(AO、3p、pwp)

雷雷雷慎入


學徒安納金X歐比王

絕地武士安納金X歐比王 

(我忘記三批怎麼打會比較好了rrrrrrrrrrr


性質上算起來都是AO辣

不使用英文譯名的關係是會非常容易混亂,所以全程為中文譯名,雖然也很亂ㄚ(幹


一切的不合理都請見諒rrrrrrrrrrrrrrrrrrrr


歐比王·肯諾比=Obiwan Kenobi

安納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

白卜庭=Senator Palpatine


假設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在一起。



大象貼外連


長微博圖片外連



半夜三點我在幹嘛(掐


【SW】Nothing's Gonna Hurt You Baby (AU/AO)

我恨LOFT的擠壓系統


The Walk Dead 陰屍路/行屍走肉 AU設定

劇情跳躍式進展,誰都不能阻止我(幹

反正一切都很不合理(幹


Walk指喪屍

有稍微的性描述注意



圖片文章外連


大象貼!

【SW】Midnight sun(AO、慎)

情人節破賀文QQQ

已經過情人節隨意了拉LOL(幹

OOC與劇情奇怪預警

源自於與  @Ani  討論的導盲犬(導盲犬:幹)與美麗的圖(大哭)


懶得貼上直接來連結吧!!!(幹



大象貼外連


長微薄圖片外連

【SW】Trap.(奴隸梗,AO,NC-17)

源自於克隆人戰爭,第四季第十二集左右

安納金向阿索卡表示他更適合成為主人。


前後不流暢或人物偏差請見諒,只是非常想看奴隸裝性感互撩的老王與學徒金QQQ

我只是跟  @Ani  聊得太嗨 (裸

Anakin Skywalker X Obiwan Kenoni


外連

微薄圖片


安納金痛恨奴隸身份,只是腦補 


【SW】Long Slow Slide(AO、ABO)

我一開始只是想寫他們打一炮
結果一炮感覺打得不夠火熱(幹

Alpha!Anakin Skywalke X Omega!Obiwan Kenobi
OOC預警,時間序很隨意
任何問題都是我的錯
在9個小時後要出國去日本玩的我現在行李一件都還沒收,耶!

還在家裡一邊看A New Hope 被虐TTT 幹




微薄長文章


大象貼


【MD】靈魂伴侶(MS)

靈魂伴侶AU設定

CP 滷味天 團長X主唱

RPS注意

太久沒寫文XD

有什麼問題都是我的LOL

時間序很隨意。







  原先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靈魂伴侶,可是當世界通訊與交通過度發達,人與人之間的依賴漸少,擁有靈魂伴侶印記的人也逐漸稀少,只有鮮少強烈的命中注定才會讓靈魂伴侶的印記浮現在身上,而更稀少的人才能在這諾大世界找到他屬於他的靈魂伴侶。


  他是先從鏡子裡看見才突然發現自己後腰上有個印記,既不會閃爍詭異的藍光也不會變化更沒有突如其來的心電感應,平凡無奇,卻硬深深的烙印在那。而當溫尚翊還小時,趁著某一次溫媽媽在幫他洗澡時,他開口問了自家老媽為什麼自己後腰上會有那樣一個東西,既不疼也不會癢,母親告訴他的語氣很溫柔,輕柔的解釋那是世界上鮮少數人才會有那個靈魂伴侶的印記,代表命中註定,也告訴了溫尚翊那是他出生之時就帶有印記,代表他命中註定的靈魂伴侶比他大一點,已經先呱呱墜地在這個世上,等待與他相遇。

  而當他更大一些升上了高中談了幾場戀愛,加入吉他社成為了副社長(居然還不是社長,社長的位子讓給了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陳信宏),考上了台大,組了個名為五月天的樂團後,後腰上的印記還是不疼不痛,他也沒有歷經過多數找到自己靈魂伴侶在電視上接受訪問的人回答出見到誰那瞬間心臟有種怦然心動的爆炸感。

  溫尚翊沒有在任何人身上看過跟他同樣的印記,幾乎曾經親密接觸的情人們也沒有遇到與他有相同靈魂印記存在的人,有個女孩曾經指著他削瘦後腰上的印記說著很浪漫,那時候溫尚翊也只是俐落的脫去衣物笑著回問對方那妳有嗎,然後與對方接吻做愛。


  那很像是一種枷鎖刻畫在身上,強迫你往正確的道路走去,必須要找到命中註定的靈魂伴侶好像生命缺陷的另一半才可以獲得圓滿,而溫尚翊對這個說法嗤之以鼻。




  「那感覺很浪漫啊?」


  那時候樂團主唱頭髮還沒留長,留著對於現在來說有點俗氣又有點流行的髮型,懶洋洋地癱坐在沙發上喘一口結束通告大逃殺的氣,扣除在他面前滿滿都是溫尚翊與他的表弟不知道怎麼弄出來進貢給主唱大人的宵夜。


  靈魂伴侶這個話題再度被提起來的原因是蔡昇晏無名指上烙印,通告主持人看起來很窘迫,五月天很好聊也很不好攻破,讓他不得找尋除了音樂之外的其他話題,比起音樂,八卦更能挑起一點粉絲與新聞的注意,貝斯手裸露在外的靈魂印記自然又被當作話題扯了出來,赤裸裸地癱在電視機前面被迫尋找與他成對的主人——原本應該只會是這樣的,只是被扯出來的貝斯手撩起吉他手的衣,露出風靡萬千少女五月天團長怪獸精瘦的腰,露出那個在後腰上私密無比的靈魂印記,一起向廣大的女粉絲們宣導有看到這樣類似印記的女孩請記得將聯絡方式寄到大雞腿(然後不意外大雞腿的信箱被塞爆了)。

  瑪莎的靈魂印記比起刺青還帥氣有型,高三留級那年陳信宏還記得他們一起被教官攔下罰站時,每次蔡昇晏都要被教官笑虧一般才願意放他們走。


  靈魂印記啊,多麼虛幻又真實的東西,硬生生把世界上不同的兩個人綁在一起,讓人著迷追尋那個尋找不到的人。


  陳信宏眨眼吞下最後一塊有點出油的鹹酥雞,二氧化碳與糖漿解除高壓在舌尖破碎的味道很符合他現在的心境,一整天的通告佔據他的心神軟化了他的防備,溫尚翊蹲在電視前幼稚的與黃士杰蔡昇晏打起了廣告代理商送他們的遊戲機,T-shit捲起來了,溫尚翊的褲子又穿得低,裸露出那一小塊靈魂印記刺痛了他的雙眼。


  樂團團長那塊靈魂印記被其他吉他社社員大肆炒作的發現緣由是因為慶生、打水仗、丟水池、丟垃圾桶、阿魯巴等各種原因,一段高中男孩青澀瘋狂的必經之路,或打完一場球賽太過燥熱時,溫尚翊總是能不在意學妹學姊羞澀的眼光,大剌剌地脫去上衣,顯露他那時候還沒有多少擔綱的肩膀——最主要是溫尚翊從來不想隱藏也從來不需要它的存在。

  更直接直視是在他們某次發了神經開了一台小車就殺上陽明山上泡了溫泉,那時候他們的身體都介於男孩與男人之間,對於裸露有點羞澀又應該大喇喇,五個人泡澡誰身上還有一些疤痕還是像是靈魂印記那種理應是私密的東西不能分享的東西,在那陣尷尬中完全被當作他們聊天與調侃的話題,還有對於未來五月天的藍天與迷茫,在水霧中在笑聲中消化。


  石錦航就算沒有靈魂印記也遇到命中註定的那個人,還成了家,生了兩個可愛的男孩,團裡另外一個很早定下來的劉冠佑也是沒有那詭異的靈魂印記,娶了命中註定的另一半,同樣也生了兩個美麗的女兒。


  靈魂印記這個話題像是魔咒,總是要有人翻出來問問他們五月天裡還有誰那奇妙的靈魂印記,等待與命中註定的那個人相遇。


  終於輪到貝斯手形容出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靈魂印記還居然真的是在成對的指頭上相似不完全一樣,而那女孩當初根本不認識什麼五月天貝斯手,甚至連五月天是誰也不太熟悉,可是他們不約而同在認識之初掩蓋住自己的靈魂印記,直到最後牽起手對對方坦白的時候才發現一開始就是了,所謂的命中注定。


  這時候五月天的造型比起當初的青澀扁塌,到現在髮膠與漂白藥水與染劑不知道用了多少,錄音室裡折損的音源線與破碎的青春過往也成捆成捆的丟棄在垃圾桶裡,只是最先裸露出靈魂印記的溫尚翊還沒遇到他命中註定的那一個人,感情世界成謎的五月天主唱也沒有。


  不知道誰先嗆了一句溫尚翊對待陳信宏比七辣還好,還是跟溫尚翊交往的女孩大部份分手前都會質問到底是五月天(阿信)還是我比較重要,但最後的答案都是蔡昇晏曾經冷冷吐槽過應該沒有什麼會比準時供奉宵夜在五月天主唱桌前還重要。

  ——不,實際上來說比起癱坐在溫尚翊面前無視禁食令大快朵頤的陳信宏還重要的事情應該很多。例如說他那把被陳信宏不小心摔出痕跡的吉他、五月天被死線超越的時間、在行天宮旁墜落的中心、躺在行動電話裡女朋友幾個小時前傳來的關心,每一樣都比陳信宏來得重要,可是他卻希望在對方視線交結的瞬間找到一點歸屬感。

  大概是對方瞭解太多關於自己脆弱的那一面,以至於在陳信宏面前偽裝也沒什麼用,團裡面的事情除了私人事務之外,沒有什麼是沒辦法攤開來說的,他們太瞭解對方的情史與一切過往,只是現在這情況對陳信宏有點不同,原因在於幾個分鐘前溫尚翊說出來乾巴巴的詞語。




  躺在手機裡等待回應的是溫尚翊的靈魂伴侶,陳信宏不否認自己確實有在溫尚翊手機通音知響起時丟去窺看的目光,而溫尚翊剛剛說他現在的戀愛對象身上有成對的印記。


  成對。

  陳信宏不知道自己當下是否有扯起嘴角,平靜的回了一句「欸」還是「是喔」這樣的敷衍用詞,溫尚翊的靈魂烙印在後腰那個私密的地方上,如果什麼樣的機緣也會使對方看見,而同樣溫尚翊也見到對方的,不用多想也知道那是直接又赤裸的肌膚之親。

  他不應該嫉妒,可是心裡卻不禁泛起了苦澀感,曾經在夏日夜晚貼近那個灼熱滾燙直擊心臟的吻,好像都比不上靈魂印記來的吸引,不然怎麼會有人現在突然高調宣布自己尋找到失落的靈魂碎片呢——可是他們之間也只有那個吻而已,那還是溫尚翊喝醉後抱著自己痛哭失戀時發生的,像是轉嫁情感時的意亂情迷,又像是命中注定般的必須。


  噢,幾秒前喝下的可樂在他的舌尖上有種甜膩的苦澀,就跟跳跳糖含在嘴裡久而久之就不再爆炸與膨脹,只剩下令人皺眉過度甜蜜後差不多無奈的死去。


  而他是「乾淨」的。

  乾淨無比,修長四肢與軀幹沒有一點靈魂印記的暗示或痕跡,除了額頭上的一顆小痣幾乎沒什麼明顯可見的痕跡,與這些號稱擁有靈魂印記必須在大千世界找靈魂伴侶的使命者完全不同,命中註定這種形容詞不適用於他的戀愛對象與現在的暗戀對象身上。


  找尋靈魂另一半這件事情好像是所有擁有靈魂印記的人都必須做的天命,根本就在瞧不起缺少靈魂烙印墜落於地的普通人。


  他身上可沒有半點來自靈魂印記那種命中註定該有的痕跡,他也知道自己應該在這汲汲營營的世界裡找了一個男孩或女孩來愛——即使陳信宏試過,也幾次看過溫尚翊好像失落欲言又止的臉,但他找尋到的普通人,比不過在十幾年前在社團教室裡面,指尖弦線彈奏出清脆的吉他弦聲,與那一瞬間撞進吉他手雙眸的溺斃感。





  「欸,陳信宏。」


  溫尚翊與陳信宏的對談把大雞腿弄得像談判的會議場,兩人各佔據一邊沙發,香菸(溫尚翊為了陳信宏的肺沒抽)與可樂各自被當作救生圈一樣被握在手中,好像隨時都可以利用它們作為藉口發動一次名為落荒而逃的戰術。


  聰明如黃士杰看到這個畫面抓著錢包就溜出去,理由是他應該買宵夜回來進貢了,蔡昇晏他們平時擠眉弄眼教學他可沒有少學,他也不像劉姓鼓手少了一點那麼閱讀空氣的神經。他的表哥從來沒有明說,但是在大雞腿錄音室跟他們工作過的人沒有人不明白,五月天團長對五月天主唱的特殊性,那是定點座標、是一艘小舟搖晃共度風浪,但是當事人們沈溺在一場名為愛的角力戰,比起誰會先展示雌伏在夜裡柔軟,露出白皙的肚腹交付所有的安心。

  這時候還不跑就是他自找麻煩了,樂團吉他手跟樂團主唱糾纏那麼多年在今夜會和解還是撕裂,黃士杰在關起門雙手合十只想著戰火不要燒到自己身上就好,然後他小小的希望大雞腿錄音室可以在戰爭後生存下來。


  「⋯⋯幹麻。」

  他才不矮呢,用欸很沒禮貌,陳信宏出神地糾結這個問題,並且設想好反駁但是沒有說出口。現在這個情況很尷尬,他應該要說聲恭喜,可是他又怕某些東西洩漏在文字裡被察覺,在愛裡追逐的心理戰實在過於艱難,理智與心靈總是兩難拉扯,因為喜歡然後被吸引靠近與現在崩潰尖叫想令他想逃離的原因都來自同一個個體。


  「謀啊,丟⋯⋯(沒啊,就⋯⋯)」

  他曾經為這個男孩做過很多事,例如真正相熟後第一天就把人帶回家裡睡(學期初他們才互看不順眼),例如犧牲把妹時間只為了輔導面前這傢伙爛到谷底的數學(他甚至還天真的以為他有救),例如他三更半夜殺去北投找對方只為了逃避父親的指責,例如他在椰林大道放棄的律師家業,只為了站在他的身邊彈奏那把吉他。

  他曾經為這個來自美術班的男孩做過很多事,多到溫尚翊自己都數不清,多到數不清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好像為陳信宏這個人這麼做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名義上的靈魂伴侶只是講了一句我們是擁有靈魂伴侶印記的陌生人,他才想,噢、幹,他的靈魂伴侶應該是面前這個長了一米八,那張臉彎起嘴角還是笑得像偷腥的貓壞心眼又裝乖可愛的傢伙,就算對方身上沒有該死的靈魂印記。


  他記得那天晚上用失戀作為藉口意亂情迷的吻,拜託——資優生良好的記憶力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那天石錦航再晚一秒開門,那個吻肯定會一發不可收拾。他已經從嘴唇上嚐到心動的滋味,再加上糖漿與酒精穀物的刺激,心臟爆炸的感覺大概就是跟陳信宏在唇上與舌尖的接觸,靈魂印記發燙的瞬間應該要追溯在更早以前陳信宏朝著自己走來,旁邊的同學很靠北給他肘擊在腰上的時後,還有他們一起墜入音樂每一次視線交接的時候。


  那個人的眼神閃爍,像是逃避又像是尋求解答,煙盒被丟在桌上,在陳信宏手中即將傾倒的可樂瓶被溫尚翊救了回來,撞進對方眸子的瞬間,他看到了隱藏在其中的愛戀哀傷,還有那個即將在對方唇上得到完整靈魂的自己。


  對了,他還是對靈魂伴侶這種強迫人走向固定道路的設定感到嗤之以鼻。






--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

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

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

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

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 張愛玲〈愛〉(《流言》,1944)




--


我應該還是會很想寫一版在對方身上找到靈魂烙印的親暱版嗚

已經想好在哪裡了(幹

最後很籠統可能等到之後慢慢寫才會講清楚吧(乾


設定最後是溫尚翊會為陳信宏弄去自己腰後那個靈魂烙印。

正是因為他們非靈魂伴侶,愛的吸引力才足夠在這破碎的世界給他們完整。


恰巧看到有人分享愛玲的文字,很喜歡也一併放上了。




就這邊也跟著丟丟XD

目前就CWT44 預定會出新刊XD



書名:《如也》

電視劇 《偽裝者》衍生同人作品

配對:明樓 X 明台

尺度:R18(部分文章有)

封面設計:喇牙 

字數:約一萬左右

內容:試探、善泳者溺、眼色、金色大街、於是乎,以及尚在奮鬥的新篇(?)

售價:未定


試閱請往這邊 (基本上都會修改過(裸
金色大街(修稿中)goo.gl/zft862 (這篇應該差最多(裸
試探(R18) goo.gl/Lea2mo
善泳者溺(R18)goo.gl/YdG13s
眼色(R18)goo.gl/aJ2hmy
於是乎 goo.gl/NxjgIB

【偽裝者】夜奔(微雙毒)

任何問題都是我的問題。

台灣亞洲影視only無料


大哥中心,微微有雙毒感


--



  疼痛使他小心翼翼地呼吸,中統反叛間諜在他腳邊抽蓄,對方拼死一搏拾起的槍被他一腳踢得老遠。敵人的血溢出了口與軀體,在雪地染紅了一圈,明天東方男子無名屍的招領又要在報紙上看見。巴黎很冷,難得下了雪,屍體的熱度很快就會被冰雪給覆蓋。可能連自己也要死在這。他想。

  腳邊的屍體是他在中統的部下,可是明樓非得殺了他不可。

  戴笠指示他與中統反叛者接觸,王天風被他支開了,又或許戴笠安排他監視自己是否有跡可循——他們約在下雪的街道上碰面,路上基本上不會有人,明樓開車特意提早等待,等會叛變者的面貌與投奔等價交換的資訊會全數曝光,而中統已授意讓他自行斟酌反叛者留或不留,皮革槍套袋藏在大衣裡束著他的背,導致已經癒合的傷口隱隱發癢,他在駕駛座上坐立難安。


  也許反叛者從未想過毒蛇就是眼鏡蛇的可能性。


  冷意從四肢末端軀體往上蔓延,肌肉不自然地顫抖試圖自體生熱,他受了的傷不至於死亡但寒冷與失溫會,可是他卻突然間有點厭倦偽裝的生活。「明樓」是他最後與最初的真實,「毒蛇」與「眼鏡蛇」是他為了祖國的付出,抗戰必勝四字箴言投入多少人的性命,只為了拒絕成為盤中飧被蠶食鯨吞,卻逃不過內部擅自腐爛。

  巴黎承受不住第二次中統情報站崩盤,他已經殺了兩個中統同志用來換取重慶的信任,阿誠的事被他唬過了瘋子,但其他人沒那麼簡單。軍統也許還可以抽離明樓或王天風的存在不至於崩解,但有毒蜂在不可能讓任何一方的計畫得逞。

  大雪讓他羊毛大衣被溶濕了,胸腔上被槍托狠狠砸過的傷口可是讓他呼吸都痛,可是他卻荒唐扯出一點微笑,寒冷讓他思考越來越清晰了。他是鐵錚錚的中國人到哪裡都不會改變,明鏡的叮嚀他記得,可是家親比不上時代洪流,捲進來了他從未想過脫身,只是夜裡家姐擔心的話語不斷迴響,與他厭惡的槍聲一樣令人頭疼。



  遠遠的有個男人走了過來,毛絨紳士帽與圍巾遮住他大半面貌,只露出了眼。明樓想要是打劫也挑個比較恰當的時間,不過對方目前是他唯一可以在偽裝下信任的生死搭擋。


  「明大少爺,你這模樣可真淒慘。」

  「⋯⋯我第一次知道你也這麼囉唆瘋子。」

  他咬牙回應,屈於下風不是明樓的強項,同樣也不是王天風的。


  「不像你這麼婆媽。」

  「戴老闆要你殺了我?」

  「沒有,我也想。」


  王天風難得友好向明樓伸出手,明樓卻懶得伸手搭上,他選擇吃力地從雪地上撐起自己,只是長夜漫漫。





  「他說,殺得好。」








--


覺得很久沒寫文所以如果任何問題都是我的問題(裸),夜奔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名字一直在我腦海裡浮現,雙毒之間的抗命情感,我覺得比起明樓隊明誠與明台還要再深一點。

本來想寫個樓台或是老九門,結果最後卻選擇描述了大哥戰損,這中間到底發生什麼RRRRRRRR

菱柏20161029

plurk:ali110999



【一八rps/等茗】無題,只是一台破車(NC-17)

與主角無關,rps話題慎入

請勿at真人,人物ooc可能有


繁體閱讀

只是一台破車R 噗浪貼


大象貼

如果真的不行再貼微薄呃呃呃


weibo 乾 以後知道了一開始就貼虐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