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SW】在勝利之吻前(AO/足球AU)

【SW】在勝利之吻前(AO/足球AU)

一切的不合理都無所謂拉lol(幹

術語錯誤的話請告訴我嗚嗚

阿櫂設定的足球AU下產物 (原設定請看這)







--






  Obi-Wan抬起右腳,卸下從後場直送的高空球,在動作之前他已經看見兩名後衛朝著自己跑來防守,他預判防守,伸手阻擋後衛們貼近身體的逼搶,身體輕巧迴旋,腳下的足球跟著他一起過人,他在禁區外看見Anakin正在伺機而動,也小心翼翼注意自己是否陷入對方的越位陷阱之中,其他隊員也跟上攻入禁區跑位吸引防守注意。

  然後Obi-Wan輕輕一蹭,從兩名後衛之中細微的空隙,外腳背送出一個漂亮又精準的斜傳,找到了Anakin。







  幾個小時前他們才興奮地舉起聯賽冠軍獎杯,現在他們舉杯,不管拿的是啤酒、紅酒還是香檳,球員們之間的慶祝總是比起檯面上瘋狂許多。

Anakin穿越過半個客廳才找到微醺的功臣,俱樂部允許他們在勝利之下瘋狂慶祝,但為了俱樂部名聲與球員生涯,只准一晚、只准在某一個球員家中,Anakin是那個決定比賽結果的「天選之人」,至於慶祝場地選在天選之人的豪宅裡也只是剛好而已。

  Obi-Wan如同球場上預見到Anakin到來時舉杯,比Anakin年長一點的球隊隊長喝的是紅酒,Anakin手上拿著是啤酒,看似格格不入,卻在啤酒瓶身與杯緣碰撞在一起時,令兩位決定比賽勝負的功臣都笑得開心。

  Anakin加入絕地俱樂部出場的第一球是Obi-Wan傳給他的,初現鋒芒的Skywalker在Kenobi的照顧下被推上絕地俱樂部的最頂端,他們大殺四方拿下許多聯賽冠軍,也在主帥更迭其他球員出走退休情況下歷經低潮,最終站穩腳步迎接勝利。


  Obi-Wan與Anakin擁抱時,Anakin手緊緊環住對方的腰,臉頰貼近。

  站在罰球點上扛得住各種壓力、創造出各種進球的天選之人,這時候緊張只感覺到對方軟綿的鬍子貼在自己臉頰上的觸感,身軀感受到似乎可以灼傷自己的熱度,Anakin不確定是因為擁抱產生的亢奮還是單純的酒精促進。

  不過他猜想是前者的可能性勝過一切。

  Obi-Wan在他頸邊留了一個吻,像是多數往常禮貌性的親吻。然而踢進致勝球的Anakin卻完全僵住了,失去了所有言語,在頸邊留下親吻的男人笑得開懷,完全沒有注意到他的異狀。Obi-Wan誇獎了Anakin優秀的技術與敏銳的門前嗅覺,然後轉過身招呼其他隊友一起舉杯慶祝一場值得狂歡的勝利。


  終於回過神Anakin卻只想捧住對方的臉,讓這個親吻發生在自己的嘴唇之上。

  有朝一日。








--

這是個心動ㄉ暗戀故事(供三小

好久沒寫文,有任何問題都是我的問題


原p2語法太有問題,自己刪除

在刪手機截圖碰巧看見以前跟Ani閒聊的設定劇情,不過想完就直接放棄了😂
算是紀念自己曾經也是努力想過(?)雖然一堆設定不合理

【SW】英靈ver (obikin無差)

obikin無差





應該是五月時的一點隨筆,很久沒寫文,錯的是屬於我的




--






英靈ver







「Obi-Wan,為什麼你要維持那樣子?」

Anakin的疑問從他成為英靈開始就有了,他的模樣在成為英靈那刻恢復成屬於Anakin Skywalker的臉龐,成為Vader的過去隱沒在他心裡,成了過往。可是Obi-Wan始終保持著Vader在死星上見到他的最後樣貌,歲月與塔圖因的風沙在他師傅身上留下難以抹滅的自然,但Obi-Wan最後看向自己的目光平靜而溫柔。


「這並沒有什麼差異,這一樣是我。」那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如此回答。「你的樣貌不影響你的內心,Anakin,這也是你。」

「但是——」他以為自己會以最後那張蒼白佈滿傷痕的臉孔作為形象成為英靈,卻是年輕的身軀與臉龐,也許是自己在逃避過去。


「我無法想像年老的自己。」

屬於Anakin Skywalker的時間已經停留在成為穆斯塔法,Vader對鏡子與自己的臉孔與生命不抱持著任何希望,他曾經以為絕地只是另一種奴隸,真正的自由跟不存在,成了西斯後才曉得做為奴隸最可悲的樣子。

他一生都在試圖打破阻礙自己的枷鎖,卻在最後被牢牢緊銬,直到摧毀所有一切自己心愛之事物,毫無信念殘存之際,才發現那些被人小心翼翼保護至今,他渴望的親情與諒解,終於在死亡之時獲得。


「你不需要想像,這就是你。」對方又看向他,目光深遠,「對我來說,我很高興你在這裡,Anakin。」


【Dunkirk】隨筆(飛官組)

一小段隨筆,五月時寫的一些突如其來


飛官組


費洛/柯林斯無差


有錯都是我的錯。


--






  柯林斯在退休之後選擇搬到了海岸線附近,他兒子不是很體諒這一點,但還是尊重他養父的決定。搬家那天所有被柯林斯收起來的照片又一一被放進玻璃相框裡,每一幀幀被鐵釘敲進乾燥的木板裡,而柯林斯沒有幫忙,他只是看著歲數逐漸追上他腳步的養子,替他完成所有釘裝的工作,但他還尚且健朗的不需要佇著拐杖。


  相片在牆上成了一個個窺視孔,塵封的過去再現浮生色彩。

  他們說好了冬天會去養子溫暖的家居住,剛出生的小小在強褓裡曾孫女是他答應邀請的原因之一,冬天刺骨的海風會令他逐漸老化的關節處嘎嘎作響。夏天時他便隨手拾起樹林掉落的枯木當作手杖,再減輕一點負擔,陪著他走過漫漫長坡,直到返家。

  崖上老房子的石頭圍牆沒有砌得過高,只是標誌性地圈住一個領地,成為岸邊的座標。

  有時候他會坐在牆邊,忍不住用逐漸混濁的雙眼望向藍天。他視力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好,這是柯林斯不得不退休的一個原因之一,可是他卻能清楚聽見與分辨每台戰鬥機的引擎聲,甚至在曾孫女趴在他懷裡撒嬌時,指著翱翔天際只剩下儀式與宣示主權的戰鬥機,輕而易舉的告訴他的曾孫女那是屬於哪個時代的記憶。

  柯林斯會記得它們發出的美妙聲響,記得曾孫女軟綿叫喚他的聲音,記得費洛在吻過自己之後笑著叫著他名字,試圖化解兩人臉上的通紅,他也記得失去費洛的那片藍與海。




【足球同人】潘帕斯雄鷹(Kunessi)

Kun/Messi前後無差

我只覺得我自己很需要(說什麼

玫瑰cp感也沒有很重

各種歷史如考據錯誤煩請告知,一開始是四年一次的球迷,

現在真真切切地迷上了


世界杯之後

語句不通順,OOC等全都是我的錯


——






他們無法在更衣室交談,也沒有人提得起勁說出任何一句話,潘帕斯的雄鷹折了翼,墜落在俄羅斯的喀山體育場。一小時以前的場外喧囂與安靜無比的更衣室形成了對比,球員都進到了淋浴間,沈重的呼吸與水聲,掩蓋所有心碎,隨著水流洗盡。


Agüero沒有料到Messi一回到飯店便把行李箱拿了出來,一如既往,球員如候鳥般遷息的生活已經讓他們習慣什麼才是最簡便又最佳的攜帶物,看Messi俐落收拾起暫時掛在浴室裡的毛巾與私人盥洗用品,輕輕抹去在這裡短暫生活的痕跡,屬於阿根廷的藍白被慎重收入行李箱的最底層。

來自羅薩里奧那個矮小的男孩總是被寄予最大的期望,卻一次次靜靜地承擔所有人、與他自己最深的失望。

潘帕斯雄鷹對上高盧雄雞的最後一次擊實在精彩,足球在Messi腳下迸裂出希望,全場的觀眾與對手為了他們屏息以待,長久默契與對於阿根廷的狂熱,讓他們在一次次的比賽後殺出重圍,帶領阿根廷走到了現在。

Kun把握機會奔跑,他知道球的落點在哪,Leo看見了他,他也看見了Leo,大步甩開防守球員,衝刺出一點勝利希望的隙縫,然後那瞬間,為了他的朋友、他的國家破網頂進了一球。但殘酷的時間卻不等人,他等不到有人衝過來擁抱他,跳上在他背上一起瘋了般慶祝。


「你明天就走?」

「我沒辦法待下去。」


五屆世界最佳足球先生挫敗的像是第一次在比賽中輸球的孩子,承受不可承受之罪。他癱軟地坐在床邊,喀山體育場的四萬五千人呼喊,透過電視螢幕變成阿根廷人民的所有呼吸。

他抿唇,張開了口幾下才找到聲音,挫敗像是浪潮扼殺了呼吸。


優雅美麗的她正在哭泣,哀愁捧起殘喘卻努力展開腥紅羽翼振翅的鷹。


「長傳的漂亮,Leo。」

「頭鎚的漂亮,Kun。」


Mascherano在回程的路上宣布了他的離去,Biglia也宣布了他的決定,他們鼓掌、按耐住傷心的淚水擁抱。然後在飯店走道上再度擁抱後分別,跟他在巴薩多年的阿根廷隊友不會再跟他一同坐上同一班班機返回西班牙。

Leo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的藍白條紋球衣,U20青年隊時他們曾經奪冠揮霍青春大肆慶祝,上一次世界盃與冠軍擦身而過,這一次止步於十六強賽,在年輕氣盛的高盧雄雞下鎩羽而歸,還有多少時間可以任由他們揮霍?


「Leo,」Kun向坐在床邊的他伸出手。參加青訓時在餐桌時的初見,他們不曾如此客套的握住對方,年輕的少年們搭上幾句話後,剩下的都交給擁抱與頰側的親吻,還有那無數相視而笑的眼神與打鬧:「我們會的,她(他)總該得到她值得的。」


Messi下意識伸出手回應,來自羅薩里奧的少年順勢被來自基爾梅斯那個15歲站上獨立隊球場的男孩順勢拉起身,他們擁抱彼此,不需任何理由。


2005年的U20青年隊到現在2018年的世界盃,一路跌跌撞撞從阿根廷紐維舊生俱樂部踢球的小男孩,到現在巴賽隆納俱樂部主力球星,一肩扛起阿根廷所有希望的10號球員,Agüero在了解不過他認識面前挫敗的男人只不過是那曾經只想著踢球的少年,而他們都一樣。為撩起裙擺輕輕與他們嬉戲的她拼盡所有力氣。


阿根廷的藍天依然,潘帕斯的雄鷹抖抖身,輕輕用利喙梳理著漾著光采的羽,腥紅阻止不了牠展翅的慾望,銳利的鳥鳴將會劃破天際,再一次傲然高飛。



【SW】一體兩面(AO/AO逆師徒)

OOC注意

pwp

五雷轟頂注意r


警告標語注意!

寫到失去一切語感(幹


安納金/肯諾比

天行者/歐比王(逆師徒)

以中文名稱分割,不然4個人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惹


背景設定借用  @櫂  的4p逆師徒穿越


有任何錯誤不要跟我說(逃避現實)

太雷的話請務必隨時自行離開,我自己也覺得我自己好雷rr






外連



我ㄉ世足在阿根廷回家時已經結束ㄌ


Obikin/膝枕

總之是一個 推特上的活動(咁

3小時內有10個喜歡的話就畫/寫obikin膝枕


就q

最近語感跟文感又全數散失了請包容otz




AO互動而已


--




  野外訓練任務不過是絕地學徒的日常之一,只是通常準備與研究充足的Obi-Wan也沒想到會如此倒霉就碰上這個星球上唯一的一場風雪。

  感謝原本居住在此的原生物種已經棄置了居住山洞,為了野外訓練準備的糧食與保暖的衣物都相當充足,足夠支撐他們度過這個突如其來的雪夜。訓練已經到了尾聲,下午時他們就發出訊號告訴聖殿請他們依照原定計劃,明天派遣人員將他們接回。

  現在他守上半夜的學徒已昏昏欲睡,打起瞌睡,頭點的跟什麼一樣,但又驚醒想要堅持任務。Obi-Wan看得好笑,但也擔心自己是否太過嚴苛,對Anakin要求的會不會超過他的能力範圍,Anakin與其他學徒相差九年的基礎訓練,即使他優秀的資質與後天的努力讓他很快的就追上同齡的學徒,但畢竟還是有些不同。


  「Anakin。」

  他輕喚,讓Anakin從昏昏欲睡的疲憊中驚醒。

  「Master,怎麼了嗎?」

  「你先休息吧,我來守夜。」

  「可是還沒到我們說好的時間。」

  「沒關係。」

  「但是……」

  十三歲的Anakin還想要再爭取任務,他知道自己打了點瞌睡,怠惰職守,可是在雪地裡行走與訓練的疲倦令他難以控制身體爭取休息的自然反應。

  「沒關係的,過來休息吧。」

  Obi-Wan拍拍自己身邊的位子,唯一的出入口在他面前,至於安全的問題在他們找到這個洞穴時就已經確認無疑,來自背後不會出現任何危險。就算Anakin再怎麼不開心,還是聽從師傅的命令,但他也堅持要坐在枕木上繼續執行他的任務。

  只是才坐下不久,剛剛說著自己還可以堅持守夜的孩子,還是因為疲倦而打起了瞌睡。Obi-Wan發現他的側臉貼在自己左上臂,十三歲的Anakin也長大的飛快,這個時間的青少年需要足夠的休息與營養才能健康茁壯。聖殿的飲食Obi-Wan並不擔心,只是野外訓練的變數無法控制,他希望他的學徒能健康成長。

  現在肩上的感覺越來越沈重了,Anakin入睡的太快,也睡得太沉,頭一低重心一改變,一不小心就滑過原先依靠Obi-Wan手臂的位置,而他的師父根本來不及反應應該如何拯救他的學徒,Anakin就這樣悲慘的把臉砸在Obi-Wan的腿上。


  「痛!」學徒委屈地揉著自己撞到的臉頰,他因為失重與疼痛而清醒。

  Obi-Wan想笑卻又要維持威嚴,Anakin這時候就只是單純的孩子,完全不是聖殿裡面那個好強不服輸的學徒。


  「去躺著睡,Anakin,以後記住不要在這時候堅持你的睡意跟意志力搏鬥的後果。」







一瞬間的膝枕吧(幹




Bones and all 連肉帶骨//
AO注意

最近一直文感喪失,有任何問題都是我的問題

蠢爆了太久沒用自己帳號發XDDD

【Star Wars】AO圖本宣-公路旅行總伴隨美好際遇

櫂:

【Star Wars】本宣-公路旅行總伴隨美好際遇

淘寶 預售連結 

(感謝無限制代理)

台灣 5/26 ice花博場 攤位P07直參

(現場購買請出示證件)





書名:公路旅行總伴隨美好際遇
屬性:Star Wars衍生、現代AU
配對:Anakin/Obi-Wan(攻受配對)
級別:NC-17
規格:A5、右翻、20P
語言:繁中
售價:30
作者:櫂 http://yusa-kai.tumblr.com/
   http://candletown.lofter.com/
內容:半路拋錨的Obi-Wan邂逅囂張青年Anakin的故事(嗯。



--


依然是幫忙代poXD

嗚嗚我是北七居然忘記貼試閱


SWAO/ABO/孕期躁動

外連


我沒有考究太多,我也不太會寫

只是突然rr

太久沒寫文就只是個廢人

結果現在Lofter必須要用手機認證,偏偏台灣收不到認證XDDDD(雖然也不知道該不該認證)
微博雖然已經認證但效果沒辦法續用到lofter

創作平台可能就回到噗浪,AO3還要再研究(虐)
只是有點可惜失去這樣可以跟大家有互動的平台,真的很可惜(閉眼

現在手機app還可以上來跟發文(昨天發文用手機發的😂😂😂😂
不知道哪時候就也被禁止了,只好用到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了(虐


SW/AO/假同居au




我就不應該在捷運上想歪(閉眼








正常來說歐比王應該對這些事物都不會感到特別心動或怪異,這只不過是頓早餐。
只是他剛盥洗完,還有昨天累積到今四肢軀體疲憊的睡意,昨天他們折騰的很晚,各種方式的,嗯。他打著呵欠,坐在餐桌前,他的公寓小歸小,但是開放式的小廚房卻還是設計的相當漂亮。
他本來要提醒安納金要開抽油煙機,避免整間房子都是油煙的臭味,但是對方已經做好處置了,他便不多言。腰還在發酸,在桌下稍微移動腳掌,舒緩昨晚沈迷背後位姿勢,現在因為衣料磨蹭產生膝蓋跪在床鋪上的錯覺。歐比王撐著頭,他也想問自己怎麼還沒把安納金趕出去呢。

「一顆蛋跟兩條培根還有吐司?」
安納金已經快要比他還熟悉家裡冰箱有什麼了,真糟糕。

「都好。」

對方穿著背心,沒有穿圍裙,昨天晚上脫掉的睡褲也還是安納金身上穿回去的那條。
歐比王看著他,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專心,安納金勉強把捲髮綁了一個小馬尾,單手拾起放在料理台上的雞蛋,雞蛋在他手裡比例看起來就怪異許多。他在平底鍋緣敲了敲,蛋液滑落鍋內,手指隙縫間不小心沾到的蛋白,像極昨天晚上從安納金手指隙縫大量泌出,塗抹在歐比王臀縫之間的潤滑液。



該死的。歐比王想。

【SW】用愛發電(AO/nc17)

就真的很雷(咁

好久沒寫文一來就是那麼北七的東西就沒問題嗎


各種現代au/ooc

一樣雷雷雷慎入安全


本來只是騙個砲而已(

大象貼

https://wx4.sinaimg.cn/mw690/74432338gy1fr66616zy4j20c32vdael.jpg

沒辦法只能用app貼XDDDDDD

純連結見評論


【SW】候鳥(obikin)

候鳥

現代AU

OOC什麼都是我的問題,慎入rrrrrrrrrrrr

obikin算無差吧

只是想寫一些濫情無比的東西qqqqqqqqqqqq

藉此磨回一下手感(ㄍ

















  這一次吵架是因為Obi-Wan的過度憂慮,為了Anakin期望的未來,他們不得不做些犧牲,但是那些犧牲被Anakin認為毫無必要,然後固執的年輕人就這樣離開他們同居的家。

  Obi-Wan也難得發起脾氣,拒絕自己內心那細小說著Anakin是對的聲音而讓他離家,雖然他在Anakin離開十二小時候就因為習慣Anakin體溫而翻來覆去地睡不著,但他以為Anakin只是賭氣。

  直到第三天Obi-Wan接到陌生來電,對方第一口低低地問請問是Anakin Skywalker的家屬嗎?Obi-Wan一瞬間心臟噗通噗通簡直快跳出胸膛,通常這句話開頭不是警局就是醫院,Anakin怎麼了?他快被自己的擔心掩沒所有呼吸的空間,電話那一頭才緩緩說Anakin喝開了,坐在路邊沒有被洗劫已經算他好運,只是現在人在警局等著領回去。

  後來他把醉醺醺的Anakin扛回床上時,已經開始盤算要怎麼讓Anakin習慣只在他們熟悉的環境裡放肆大喝,計程車上司機調笑的眼光沒有從他們兩個身上離開過,他知道Ankin酒醉後很粘人,但同時也很可愛到令人難以控制。


  Anakin的身上算是乾淨的,代表他只有今天晚上在外面,同時也被送去警局。他們有各自一份不錯的工作,薪水是各自獨立使用,有些因為兩個人共眠的傢俱必須更新時他們一起出錢,公寓是Obi-Wan在單身那些年買下的,Anakin搬進來的時候Obi-Wan受邀來他們新居派對的人都說多一份溫暖的氛圍,但Obi-Wan百思不得其解,他覺得其實沒有改變太多,也沒多太多東西,畢竟Anakin的行李很簡單,但所有來過的人都說Obi-Wan原本有條不亂的公寓太冷清。

  Obi-Wan脫掉Anakin身上那件大衣,這是他們決定交往後Obi-Wan第一次送他的禮物。替他脫掉鞋襪,那件牛仔褲他就沒有動了,也沒試圖為他解開他身上那件襯衫,但年輕男人的臀部確實很翹,身形很好看,他記得他們做愛時的狂野與熱情。Obi-Wan拉上棉被,不想讓自己的目光停留太久,或者對Anakin太好,免得Anakin覺得自己屈服了。

  酒醉的紅暈在年輕男人臉上,他閉眼上沈沈呼吸,唯有回到這張床上,Anakin才睡的熟,就算他聲稱他從來沒有認床的習慣,但那就像南歸的雁鳥終於盤旋落地。不免得注意到他眼皮上那道舊疤,發現疤痕的瞬間Obi-Wan就想奪門而出,去找弄傷Anakin的傢伙,Anakin卻說那些流氓已經進了警局,至少短時間出不來了。

  他們會吵架也是很正常。

  Anakin覺得是小事就想瞞他,Obi-Wan則是認為一旦危及了Anakin就想遏止一切關係,就算別人已經認定他們手指上的銀色圓環代表絕對的婚姻關係,Obi-Wan還是他們伴侶關係小心翼翼的人。


  他也不算小心翼翼。

  他其實從來都不小心翼翼。


  Anakin是被他捲進漩渦裡的一葉單舟,而他就像是溺水的人,渴求這個男孩打開他的心房,跟他分享一切祕密,唯有如此他們才不會彼此溺斃。

  酒味很臭,Obi-Wan吸吸鼻子,他把Anakin又推往他的床側一點,不能再任由他霸佔自己睡眠的空間,但是他歡迎這男孩的陪伴。

  Obi-Wan一躺床,Anakin就朝著Obi-Wan的方向翻了身,Anakin呼出那些難堪的酒氣應該就會讓Obi-Wan離開床鋪,避免那些可怕的記憶再襲來,反正屋內一都開著暖氣,他去沙發上睡也沒差,一開始他應該就把Anakin丟在沙發上的。

  現在懊悔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他喬了下睡眠的最佳位子躺在床上,這樣就對了,不知道為什麼Obi-Wan突然覺得一切都上了正軌。他們就會這樣一直吵架再和好,然後再爭執,最後才會溝通出誰才是對的,然後又會接吻溫柔又熱情狂放的做愛,Obi-Wan需要Anakin,就像Anakin需要Obi-Wan一樣。


  他們孓然一身地在那對的瞬間相遇。


【SW】控制(AO、nc-17、女裝注意,一夜荒唐後續)

收在《the gold of the dawn》修正頁裡的QR碼

因為本人錯誤出了大包,緊急趕了一小篇跟大家下跪嗚嗚嗚


非常感謝  @深情車友 幫我繪製的封面,

何德何能可以認識你


本子讓我在猶豫一下要不要找代理協助,

畢竟全本nc17內容並不好處理。

非常感謝想要收本子的各位><



 上篇 一夜荒唐 (女裝、現代AU、nc-17)


續寫 控制 (圖片外連LOL)

圖片外連 
我不知道這樣會不會看得比較清楚,

可以跟我說看看要另一種圖片還是這個網頁就好 😂😂😂

結果早上一起來發現網頁被查禁了(笑炸

我還是以後傳長條圖片好了,果然太敏感ㄍ


【琅琊榜】拾年(藺蘇)

台灣2016年5月琅琊榜only出的藺蘇本,唯一未公佈的篇章

唯一發佈過的資訊居然只有照片XD


反正也一年餘了,風起長林也出了,找時間再補補了

藺蘇之間的情感依然令人動容



--










  老閣主帶林殊回琅琊山那年年初,藺晨從恰巧從慶林那討了個種,栽下了一顆株樹,枝幹瘦弱,一旁架起的竹竿都比那支薄薄樹桿來得粗壯,那時藺晨還想這慶林給的苗能否活過明年都不知,就被老閣主叫喚進屋裡幫忙,春末之際,燃起火盆倒去污血。

  他爹老愛把他拿來跟金陵城裡飛揚跋扈的赤焰少帥相比。
  幾年前是拿著竹條追著他跑大喊混小子回來念書,碎唸怎可輸給林燮那傢伙的兒子,藺晨皮的很,邊跑邊回了句爹你哪時候跟赤焰主帥那麼熟稔,人家可是征戰沙場的將軍,您只是個閣主,差的可遠呢,又被罵了句混小子聽話,繼續追著跑。
  幾年後他爹放下手上竹條,比起案牘上卷卷堆積的書,教他拾起了劍,勾劃橫殺,造個好不風流天下的琅琊閣少閣主。後來更絕了,知道自己兒子的古靈精怪定不下來,早早就把人丟出去磨練個幾年,帶著銀兩自負藺晨下山可浪跡幾個城,年少輕狂,花燈酒樓畫舫樣樣沒少踏足過,順帶看看琅琊閣佈下幾個收集情報的點,不枉增聞見識。
  大梁國軍赤焰迎戰大渝皇屬軍出征時,火紅旗幟遠遠從帝城飄揚蜿蜒至城門,那年藺晨浪到了金陵,來看看他爹口中的熟人,只是還沒登府拜訪,兩個他爹碎念在嘴邊的熟人便這樣乾乾脆脆的出征了,那時藺晨只想自己來晚了,可惜沒瞧見赤焰帥府裡是不是藏有些寶貝。
  小樓姑娘幫他斟了杯茶,藺晨笑笑,銀兩給的爽快——哎、來年美人榜上可少不了這小姑娘了。

  廂房裡的那人包裹的白紗,他揉揉鼻,膏藥血腥味混在一起的氣味竄入的嗅覺裡,時常嗅聞習慣至痲痹的氣味現下在這廂方可明顯多了。毛人的模樣還挺逗趣的,雖然舌根僵硬不可說話,可是那模樣看起來卻是越醜越感覺可愛些。病人臥床,這挫骨削皮拔去火寒之毒至少要一年的時間用於骨肌再生,他只露出一雙眼睛來,冷冷的,但藺晨卻湊過去東瞧西看,最後卻說一句這雙眼漂亮。
  刮去了皮肉挫削了骨,他爹口中唸著那個金陵帝都飛揚跋扈的赤焰少帥,在他琅琊閣裡要不是還有一點呼吸,他幾乎要以為這藥布裡包紮的人已死去。

  屋裡的病人直到第二年秋才拆掉身上的紗布,藺晨院裡那株瘦弱的樹苗也冒出了新葉,不過還是乾癟的可憐。
  久臥病床,四肢自然不似以往那樣健壯,更何況挫骨削皮拔去火寒之毒,骨肌都有些新生萎靡,他爹說就算林殊的底子再好,也是大傷,拆布那幾天藺晨下琅琊山辦事去了,回來才聽他爹碎念說人臥床一年多,站起來自然是走不了幾步入就滿頭大汗的躺回去,卻也倔強的不要人幫。
  照顧病人施針抓藥不是他的責任,他爹說這病人棘手別碰,藺晨唯獨做的也只是當了一年的藥童,先煎藥再來廂房送藥,每一次送來餵著人一口一口喝下,換換布,在病人還未能開口前自顧自的聊一些風花雪月。
  這一次他端著藥,卻莫名有些興奮,好歹是照顧一年的病人,這一年來能看的只有露出紗布的那一雙眼,其他的,頂多換藥時看看肌理癒合情況。第一次換藥時病人慘,他也淒慘,傷口刮開,有些血水膿水,動手的是他爹,可藺晨被叫來在旁待著學醫,看過火寒之毒碎骨削皮後,他可是三四天沒啥好胃口。後來他爹把這項工作逐漸也交給了他,他也習慣那股藥味,幾次作弄時換藥前還跑去病人面前大啖美食好酒,那雙冷冷的眼瞪過來,哎、好像有點像人了。

  拉開門,病人坐臥於床榻上,書卷握在他手裡看著,面貌整得還不錯,不枉一雙桃花眼,他卻被人問了句你是誰。
  少閣主一句你大爺的就衝出口,忘恩負義的如此之快,而後才聽塌上病人說了句少閣主心細,救命之恩不忘。
  他回了一句救你的是我爹,不是我。從未想過自己還會被人如此作弄,一碗藥塞在病人面前,只說一字喝,命令意味十足,現下可不是剛碎毒之時般脆弱需要人服侍了,藥罐子喝到一半時,輪到藺晨反問了句那你又是誰?

  又是誰?
  一碗藥吞入喉,病人垂首複唸了幾次又是誰,湯藥苦的讓他皺起眉頭,拆藥除膏後這人表情也鮮活多了,林殊這名字打從藺晨懂事以來就被他爹碎念在耳邊,回問一句不過賭氣而已。祈王赤焰謀逆血案,他們天下消息靈通的琅琊閣卻只能為故人亡羊補牢,林殊臥床養傷一年,琅琊閣探聞能知天下事的實力也不是白搭,只是赤焰血案真相從何講起?

  「我爹查了赤焰案。」
  而後藺少閣主未等人回答,先行回報了他們這一年以來的進展。




  當初挫骨削皮,連句疼都沒喊的人,現下哭的隱晦,被褥上深色點點,一張薄紙輕描淡寫一場龐大陰謀,復仇、私心、嫉妒、怨恨,只結一句論叫人心難測。
  藺晨只看著那人哭,他想開口勸勸卻噤聲,沈默乃為尊重。
  林殊何許人也?金陵帝都裡最飛揚跋扈的赤焰少帥,如今一身殘破病骨,三千哩外梅嶺煙硝已沒,金陵大殿階上鮮血未乾,而林殊苟延殘喘地活了下來,用盡一切方法,刮去父母給的血肉髮膚,飛揚跋扈的光隱了,埋入生來隱晦的傲骨。
  他床榻上的病人整整呼吸,緩緩奔騰情緒,咳了幾聲糾結,惹得藺晨又指頭一探診脈,那人終究應答。

  梅長蘇。
  他說他叫梅長蘇。
  咬文嚼字附庸風雅不是他藺少閣主的所好,不過琅琊書庫裡解釋的字字句句,蘇字何意,不過是置死地而後生罷了。他說林殊已經剿滅在梅林雪地之中,梅嶺藏殊,藺晨卻只道聲有趣,這人眼裡是火是光,卻沉沉隱沒在平靜的眸裡,盡殺。
  他爹和他娘雲遊四海前交代了故人之子好生照顧,如光般飛揚的少年將軍浸在了血雪裡,梅長蘇不過一抹幽魂罷了。

  他爹說林殊能動時的第一件事朝著梅嶺與金陵方向叩首三拜。

  七萬赤焰英魂,天地為墓,武英殿前濺血死諫忠臣,無人焚香,遙祭一拜,沈冤之心已定。

  那時第四年,梅長蘇下琅琊山再拜入黎崇老先生門下,藺晨院裡那株孱弱貧枯的樹,寒冬之際結了苞,紅梅綻放。


  第七年時他們剛從東瀛尋藥而回,帶回一名武功高強的少年。
  梅長蘇帶在身邊好生照料,可少年身上重疾若無藺少閣主在旁醫治則難拔去蠱毒。
  那年藺晨也發現自己有些說不清的貓膩,拔毒碎骨不悔的人不單是有趣,這人才識豐富,少經沙場磨鍊,於論精蹺,想當初金陵城飛揚跋扈的赤焰少帥並非空穴來風,而後碎骨重生,於計果斷狠決,大將之風隱現,內息全催,寒疾纏身,卻逐漸橫空出世。論天可談,論地可評,文學造詣手段思緒之高,天下難尋與自己同視之人,只是這人身後所背沈冤之心以白,招惹只是自尋苦吃。他曾這麼想,卻在梅長蘇終究學會怨湯藥苦口時陷了進去。
  他倆發覺時都默契忽視,誰想戳破那層皮時都成了低鳴的伏獸,張牙虎爪的撕裂與保護那層亟欲傾倒的平衡。一人瀟灑自在縱觀天下,一人身上背負沈冤之心,誰先都是苦果。
  隔年冬日江左逐漸穩固,水盜劫匪被江左盟所清得平,十四州逐入囊中之控,烤火時梅長蘇得了大夫的允諾可小酌暖身,溫酒狐裘冷夜月光,頗有那寒地厲鬼索命之感,五分醉意,三分真心,兩分壯膽,藺晨看他,他也看著藺晨,他才突兀低低問了句不怕嗎?地獄歸來不可久留,骨髓裡都滲著毒的人,難道不怕嗎?
  
  再過些年,金陵準備已非一日之期,各地佈下的暗樁逐漸上線,琅琊榜首江左梅郎橫空出世已久,祈王謀逆赤焰血案成了人們偶爾感嘆談論起噓聲往昔,紅軍旗幟飄揚,雙雲圖騰赤焰雄獅守護大梁國安,祈王賢德滿名,如今都只是過往,染在天子腳下那條崎嶇紅毯裡。
  北燕六皇子千金只求一答,梅長蘇行前時是春日,那年年初琅琊閣院裡的紅梅開得晚,他倆酒酣耳熱,不怎麼害臊膩在一起共賞,那年老閣主夫婦雲遊回來歇歇,他爹對著他娘怨了一句照料到把人家兒子都拐了該怎麼辦,他娘回了一句你不就喜歡小殊那般聰穎的孩子嗎?可下句壽命短暫,燈油苦熬,命不長矣,醫者自知卻說不出口,又只嘆情關難過。
  又前些年江左安穩時,他倆就帶著飛流走遍大江南北共覽山河,少閣主一說是江湖中人怎可沒有遊歷江湖,二說是現在不走,黎綱甄平可就追上來擔心東擔心西了,逗得梅長蘇笑得可樂的應許。
  素齋、好友、美酒、茗茶、佳人,梅長蘇披著他人天青外衫站在船首,飛流輕功好,點水疾走,追著鳳棲溝的猴子跑,藺晨可就沒那麼好了,船伕船尾擺首,藺少閣主還得從船艙裡端出一碗藥來,江左梅郎只說句哎、這大老遠的還要給藺少閣主侍藥,真是罪過。簡單又得了句你大爺的,喝完藥苦字還沒說,少閣主伸手可就摟摟抱抱上去了,弄得琅琊閣熟人船伕一句真不要臉直往肚裡吞。
  來人信手而頌杜詩,只言說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兩情若是相悅,又豈在朝朝。

  北燕之行藺晨沒跟上,琅琊閣裡可不是不用他少閣主管事,部署即將進入尾聲,梅長蘇那張巧舌他倆鬥嘴謀策時,都沒輸過幾次,至於棋藝筆走紙上則另當別論,江左下屬上報盜匪內叛論殺之刻,萬千光火湧出,墜落眸裡最後淹沒而熄,沙場上那個赤焰少帥忽現,傾手談笑之間顯露。
  認真而計,除去床笫之間情慾愛戀所致,藺晨還真沒看過梅長蘇落淚個幾次,唯獨還有一次印象深的大抵是他倆共遊江左,那時飛流被他戲弄到得了風寒,身體發熱著呢,可好死不死坐擁天下第一大幫的江左梅郎遇襲乃屬意料之中,但殺手一批聯手圍攻就沒有預料到了。
  飛流拖著病照可把敵人打得落花流水,但卻未想到這只是調虎離山之計,人人都傳手無縛雞之力的江左梅郎身邊只有個小小武功奇高的少年護衛,再來就是身邊跟著診病的年輕大夫,現下白衣男子抽扇,好不風流,扇子木板削得薄弱扇面題字風雅,肅殺之人無懼卻有些輕敵,一把扇,藺少閣主也不算欺負。
  困獸猶鬥,垂死掙扎,殺客最後一招絕殺往梅長蘇身上招去時,藺晨心裡倒是橫豎一念為護,卻忘梅長蘇雖內息全失手無縛雞之力,但前身好歹為赤焰少帥,武人敏感尚未全失,又豈需捨命相救至此。
  江左下屬被飛流通知趕至時,二者白衣染血,鬼剎修羅肅殺之氣不過如此,藺晨看梅長蘇紅了眼眶,卻有點想發笑——欸、不過這人可沒哭呢,至於毀了的扇,梅長蘇又題字贈給了他一把,同心。

  入金陵那年夏,藺晨看著院裡的那株梅樹,十年前來他院裡時不過一株貧脊的苗,如今骨幹茁壯了一點,他琅琊閣廂房裡的病人如今也成了琅琊榜首江左梅郎,大梁太子與譽王的人馬已千金捧求出個錦囊妙計,傲骨嶙峋的樹終究要結苞。
  點拾了行囊,南楚部署並非一朝,護心丹罐握於掌心,交付給梅長蘇時,他連勸阻都有些懶惰,只是麒麟才子垂首有思,他卻忍不住開口逗了逗,不就是為了沉冤赤焰血案而在這孤路慢行,引路人舉燈暈黃,點點腥紅喧囂,烽火煙硝封於身,煎骨藥毒碎不掉那一身傲氣,梅長蘇終究是林殊。

  北境那年,旗幟飄揚兵將行軍恢宏,白衣客卿成了蘇監軍,換上甲胃,瀟灑散髮的少閣主紮了衣,束起了髮,蘇監軍的親兵護衛僅有兩名。禁軍統領蒙摯手執兵符,受監國太子之命,起兵迎征大渝皇屬,冰續丹於行前吞落,最終他倆溜出營駕馬輕狂,白衣卻已不復少年,儒服已退,狐裘裹身依然,三月大限,藥香熏帳使人渙散,及時行樂卻無以回。
  最後一役奇謀大勝,冰河火攻,只待整軍拔營班師回朝為慶守大梁天平。梅長蘇夾著馬與藺晨並行,雪地上馬蹄印成雙長長,梅嶺風雪漸息,卻一夜白了血紅之地,那人且嘆一句青春作伴好還鄉。

  他問藺晨不怨嗎,垂首低笑,輕咳卻鮮紅濺。
  藺晨卻只答他院裡那株紅梅,不知花開否。



  來年冬寒,新帝拜訪琅琊閣,問閣中只放一截白梅已償千金價,一壺酒一盞茶,琅琊閣院裡紅梅正盛,少閣主飲酒僅言一句。

  我只願訴其平生逍遙,不願言其死。

【SW】構成的。(AO、NC-17)

防雷
人物有問題ooc都是我的問題
芙妮說很想看浪漫的接吻與做愛,文字表達不出她描述場景的萬分之一的美TTTT


圖片外連go



【SW】有跡可循(NC-17、AO、西斯歐比注意)

假設是一個西斯與絕地已經和平共處的年代LOL
只是一堆亂假設沒有邏輯!
我只是想看西斯王跟絕地金搞在一起(說什麼

前有一咪咪OA注意rrr


隨緣外連


我感冒太多天了(吸鼻涕)

終於好一點了嗚嗚(根本無關


【RPS】Kiss (Hayden/Ewan無差)

moma不要亂推(尖叫

雖然我自己本來就有點莫名其妙被紅毯上的吻電到嗚嗚

本來按捺下奇怪的遐想,但該來的還是要來(是來什麼


rps!真人注意!

沒有認真考究只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幹









--- 防雷預警 ---





 

  

  

   

  














  一切都是從那錯誤的吻開始的。


  「別害羞了,和男人接吻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對方露出爽朗的笑容,這個男人才剛親過片場人員,手指抹抹嘴唇與鬍鬚,Ewan在他臉頰上親了個吻,Hayden還記得這個吻的觸感。

  蓬鬆的鬍鬚與頭髮掃過他的臉頰,古龍水的氣味貼近竄入他的嗅覺認知裡,他還沒有與哪個男性如此親暱過,當然除了他老爸以外。


  找Ewan對戲是習慣,Hayden摸不著這男人的底細,他既比自己年長卻又在某些時候比起自己還幼稚,他既是認真以Obi-Wan Kenobi的姿態對自己說話,又以調情的方式輕輕接觸,他摸摸自己的頭,又會學著跟Obi-Wan一樣扯了扯自己為戲留長的辮子。連與自己親吻的娜塔莉,都沒有那一點俏皮。

  那台紅色顯目的重型機車出現在攝影棚時,除了Ewan以外的所有人都嚇歪了,而他有幸成為Ewan邀請上後座的第一人,Hayden得承認重型機車對於年輕的小夥子而言充滿了致命的吸引力,對方騎著車帶著他逛了片場外圍,機車騎過街上,誰都不知道帶著全罩安全帽與穿著皮衣的兩個人,是星際大戰裡的Obiwan與Anakin,事後他也騎著Ewan的摩托車出去逛過不少次,不過沒有機會載那個教會他騎重型機車的男人。

  他在Ewan身邊學了很多,當然不只戲劇,他們之間的張力被暗示成帶有點溫柔又性感的氛圍,複製人進攻時因為盧卡斯的要求,他知道自己在對上娜塔莉飾演的帕德梅時總是演得過份用力,用力的像是第一次上戲劇班的學生。

  當那些批評排山倒海而來時,Hayden才發現他與Ewan對戲的熟悉,給他們良好相處片段,連帕德梅的愛慕都成了變態的目光,對上Obi-Wan時卻被評論像是冀望師傅稱讚的孩子,卻只有他自己知道,在飛艇上垂眼看向Obi-Wan那幕是學徒充滿愛慕的渴望。


  第三集開拍時,光劍的訓練課程像是他們每天醒來第一件要務。

  他抬起手橫擋下自己劈過去的道具劍,Obi-Wan堅毅又哀傷的眼光看著他,穿透了Anakin,Hayden卻覺得自己只注意到對方的嘴唇顏色很色情,這時候他又長高了一點,跟EP2的學徒Anakin一樣超越了他師父的身高更多,同樣無法停止自己的目光在Obi-Wan(Ewan)身上尋求愛慕的虛幻。

  他們必須練習到閉上眼都可以輕易地做出那些打鬥的片段,記住每一個舉劍與平擋,踢腿與追逐,還有合理脫去絕地外袍的習慣,與極盡努力地克制自己為光劍配出音效,呼吸近乎同步,Ewan前進,他就後退,對方垂眼或微笑,他就能感受到Anakin(還是他自己)的內心掙扎。


  終於再次見到對方時,他走了過來,穿上了西裝剃掉Obi-Wan Kenobi的鬍子,整張乾淨的臉就露出來,紅毯上的觀眾很多,那蘇格蘭男人依然故我的墊起腳,溫柔的微笑,這一次Hayden閉上眼低下頭,就像他發現自己迷戀上對方時,不自覺想靠近親吻對方漂亮的嘴唇那樣,而這一次他一點都不介意Ewan主動。










--


我跳樓

我要在多喝一杯酒認真寫稿


SW8相關隨筆/光

電影觀賞完後劇透有。

微Obikin注意

怕劇透內文外連XD


連結

【本宣】CWT47星戰AO本《the gold of the dawn》

以台灣cwt47為主XD

總而言之就是我懶了(幹



--

呃總之就是一本R18突發合集,各種雷雷電波的AO肉文為主(幹



刊名: the gold of the dawn
作品:星際大戰 Star Wars
配對:Anakin Skywalker X Obiwan Kenobi (VO有,AVO3p 情節也有)
封面繪者:Cut https://www.plurk.com/anderli (抱著這個人的大腿
封面: https://i.imgur.com/9T04Ndl.jpg
大小:A5 size
字數:三萬
頁數:98
價格:150
收錄篇章:有新篇Master。其他舊稿修訂後再收錄。
試閱:
Trap. (奴隸梗)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29/sh/3a9f786b-86ee-4be2-b1e0-a7888447f364/26c73882a2087370197c17559a5a3adf
武士、學徒與大師 (學徒金/武士金/歐比王)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29/sh/bbfe4e77-69b1-4992-a883-e78d3a64fe34/46be3e5dc294e29bde09e4c98f1067b9
平衡之處 (AO/VO/AVO 3p情節有)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29/sh/2c7ac65b-933e-455e-8e9d-6ca22667ff80/7c57e302c23861dc87824b9d681af845
靈與肉(吸血鬼AU)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29/sh/96597a46-24b2-469b-bd81-908c864a5924/612b375c6f88e18a64eda16c844b55ed
愛慾(吸血鬼AU)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29/sh/c72bd310-66c5-4b0b-b500-cd96a12a9d02/33cd423e8a93bbdb30bd063f96db04eb

大概是這些之類ㄉ(ㄍ
還在猶豫要全部收哪些,這上面是確定會收,其他請看 
http://ali110999.lofter.com/ 


菱柏 https://www.plurk.com/ali110999





【SW】一夜荒唐(AO、nc-17)

我到底為什麼不睡覺

現代au我已無腦袋,只是雷梗五雷轟頂,然後ooc注意 


*重新更新收錄在nc-17短篇集《the gold of the dawn》


圖片外連



【SW】他明白。上篇。(VO,雷梗注意)


警告標語

男孕、強制愛有
藥劑使用有

天雷、OOC注意




走隨緣連結 



我天雷滾滾 

【SW】Long Slow Slide(更新孕期play,AO、ABO、NC-17)

孕期普類

五雷轟頂自行避雷

外耳道發炎睡一個小時痛到睡不著只好轉移注意力(什麼


隨緣連結


吃完早餐也吃完藥瞇一下再起來面對現實(乾



【SW】戰爭三十題之七(短篇/AO)

OOC什麼都是我的錯,只是練筆

AO/VO相關


大象貼是好朋友


圖片外連


Lofter也太敏感了吧(大爆笑

【SW】靈與肉(AO、吸血鬼AU、PWP)

Anakin為吸血鬼。

背景無認真設定,屬性也無認真考究(幹

OOC什麼都是我的錯

很意識流,我很喜歡(幹

芙妮敲的,為什麼覺得我很好被慫恿到底發生什麼事



圖片外連

不知道為什麼放上去好糊LoL


大象貼是好朋友 


【本宣】Star Wars圖文合本 《Lost Stars》

感謝無限制協助代理!

無限制預售連結

台灣通販需要的話走這,在蝦皮拍賣上,自家通販 >>   星戰AO圖文合本《Lost Stars》

全家店到店在八月底之前免運費,可以多加利用XD


超級喜歡 Cut- @深情車友  的故事(閉眼


--

刊名:Lost Stars|Star Wars星際大戰 電影暨動畫 衍生 圖文合本 
配對:安納金·天行者/歐比王·肯諾比
級別:G普遍級
大小:A5
作者:圖|Cut https://www.plurk.com/anderli
   文|菱柏 https://www.plurk.com/ali110999
內容:漫畫約50P,小說約2w
插花:澈、希圖、大芙妮、Moma!Bee
通販定價:RMB.62
試閱:
   文|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29/sh/0df2c16b-f2b0-4c52-b488-3645dd8521c8/7a303c96f3ea0f4439fdd1e61ee655e2
  從開始到最後。
  主正劇向,外加自己私心描寫配合著一些動畫與正劇,目前被列為非正史的小說交雜的故事。
  白卜庭發現安納金跟歐比王關係親密,而安納金愛慕帕德梅的心被白卜庭利用撮合他們,背叛與謊言讓他們分道揚鑣。(大概是這樣)

   漫畫| http://velvetdonkey.blogspot.tw/2017/07/obikin-lost-stars.html
   腦補了打造第一把光劍的小故事 







【SW】平衡之處(AO/VO、3p、pwp)

維達/安納金是雙子設定

前面腦補大概就是達斯普雷斯最後有去尋找它可能影響創造的生命,帶來回來丟給PPT養

卻不知道施密為了保有其一,藏起一個孩子

然後這樣那樣(幹)安納金與維達認同彼此的存在,維達嚮往絕地的牽絆,厭倦西斯的殺戮,隨心所欲的選擇,他在夢裡夢過安納金與歐比王的對談與互動,直到真正調查出他們聯繫,才動手追捕歐比王與安納金。

安納金是在這之中發現自己還有孿生兄弟,他要歐比王,也夢過維達在西斯厄迪指令下幹過的一切陰暗事務,還有絕望與憤怒,所以拒絕自己與維達一樣成了西斯。


說那麼多就3p/ooc注意


AO+VO注意 




防暴線rrrrrr

我寫不下去了(閉眼

給 @深情車友 說好的AVO




隨緣外連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