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偽裝者】夜奔(微雙毒)

任何問題都是我的問題。

台灣亞洲影視only無料


大哥中心,微微有雙毒感


--



  疼痛使他小心翼翼地呼吸,中統反叛間諜在他腳邊抽蓄,對方拼死一搏拾起的槍被他一腳踢得老遠。敵人的血溢出了口與軀體,在雪地染紅了一圈,明天東方男子無名屍的招領又要在報紙上看見。巴黎很冷,難得下了雪,屍體的熱度很快就會被冰雪給覆蓋。可能連自己也要死在這。他想。

  腳邊的屍體是他在中統的部下,可是明樓非得殺了他不可。

  戴笠指示他與中統反叛者接觸,王天風被他支開了,又或許戴笠安排他監視自己是否有跡可循——他們約在下雪的街道上碰面,路上基本上不會有人,明樓開車特意提早等待,等會叛變者的面貌與投奔等價交換的資訊會全數曝光,而中統已授意讓他自行斟酌反叛者留或不留,皮革槍套袋藏在大衣裡束著他的背,導致已經癒合的傷口隱隱發癢,他在駕駛座上坐立難安。


  也許反叛者從未想過毒蛇就是眼鏡蛇的可能性。


  冷意從四肢末端軀體往上蔓延,肌肉不自然地顫抖試圖自體生熱,他受了的傷不至於死亡但寒冷與失溫會,可是他卻突然間有點厭倦偽裝的生活。「明樓」是他最後與最初的真實,「毒蛇」與「眼鏡蛇」是他為了祖國的付出,抗戰必勝四字箴言投入多少人的性命,只為了拒絕成為盤中飧被蠶食鯨吞,卻逃不過內部擅自腐爛。

  巴黎承受不住第二次中統情報站崩盤,他已經殺了兩個中統同志用來換取重慶的信任,阿誠的事被他唬過了瘋子,但其他人沒那麼簡單。軍統也許還可以抽離明樓或王天風的存在不至於崩解,但有毒蜂在不可能讓任何一方的計畫得逞。

  大雪讓他羊毛大衣被溶濕了,胸腔上被槍托狠狠砸過的傷口可是讓他呼吸都痛,可是他卻荒唐扯出一點微笑,寒冷讓他思考越來越清晰了。他是鐵錚錚的中國人到哪裡都不會改變,明鏡的叮嚀他記得,可是家親比不上時代洪流,捲進來了他從未想過脫身,只是夜裡家姐擔心的話語不斷迴響,與他厭惡的槍聲一樣令人頭疼。



  遠遠的有個男人走了過來,毛絨紳士帽與圍巾遮住他大半面貌,只露出了眼。明樓想要是打劫也挑個比較恰當的時間,不過對方目前是他唯一可以在偽裝下信任的生死搭擋。


  「明大少爺,你這模樣可真淒慘。」

  「⋯⋯我第一次知道你也這麼囉唆瘋子。」

  他咬牙回應,屈於下風不是明樓的強項,同樣也不是王天風的。


  「不像你這麼婆媽。」

  「戴老闆要你殺了我?」

  「沒有,我也想。」


  王天風難得友好向明樓伸出手,明樓卻懶得伸手搭上,他選擇吃力地從雪地上撐起自己,只是長夜漫漫。





  「他說,殺得好。」








--


覺得很久沒寫文所以如果任何問題都是我的問題(裸),夜奔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名字一直在我腦海裡浮現,雙毒之間的抗命情感,我覺得比起明樓隊明誠與明台還要再深一點。

本來想寫個樓台或是老九門,結果最後卻選擇描述了大哥戰損,這中間到底發生什麼RRRRRRRR

菱柏20161029

plurk:ali110999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