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偽裝者】隨筆(雙毒無差)

抓感覺。

--



  桌上那杯咖啡翻倒時,他收回了被瓷杯燥熱表面滾燙而過的手。

  深褐色液體擅自在桌上劃地為王,染過紙張與檔案,他該喚阿誠拿條抹布近來替他清理桌上的慘況,卻不禁噓聲,任由液體蔓延墜落至地板,圓點墜落噴濺的痕跡猶如血跡。

  上一次使他書桌如此淒涼是因為明台進了軍統,而王天風就是他的老師與罪魁禍首。那只要價不菲的杯子在新政府辦公桌上炸裂,液體放肆飛濺,瓷杯外力撞擊而碎裂散落,阿誠在一旁為自己的失誤懺悔,明家放在掌心上最疼愛的小弟涉入亂世,他們卻毫不知情。


  王天風。

  那傢伙是個瘋子,行事狠辣,像條瘋狗,咬著的獵物就不放。軍統上海情報站建立時,明樓的身份還在巴黎教書,明鏡的希望掛在那,身為明家子嗣不忍讓她失望,卻骨子裡那股身為中國人的忠可沒讓他失了潛伏在巴黎消失匿跡的計謀,王天風回歸上海後他花了一段時間才爬到中統上層,軍統情報與中統在他這裡成了交集點,又匯出流向四面八方。

  又多久沒聽見這名字。他在軍統裡的生死搭擋,毒蛇隱匿在國外,毒蜂的針細小,卻扎在骨節上令七十六號與日本人緊張,雖然前幾年軍統上海站遭破,再聽見這名字時如同死間計畫的前奏浮出水面。他最驕傲的學生顯然學到那股精髓,瘋子為了計畫在所不惜,最後亂葬岡上收了屍,大姐沒了,明台也被轉移離開了上海。

  一杯翻倒的咖啡也讓自己想起這人,真是糟糕,明樓想,他久違的頭痛又發作了起來。


  旋開藥蓋,抽屜裡的阿斯匹靈與水是他的良伴,抗戰必勝四字箴言也是,同時隨著水吞落滑進食道至肚腹心尖。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