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不言中 (藺蘇無差)

  「活該,你也有今日。」


  藺晨一睜眼,迷迷糊糊就見那人在支手撐在自己床鋪旁側坐,半束起的髮幾縷落在他胸前藍色儒服上,煞是好看。他原先伸手欲扯那人的落髮玩弄,卻被梅長蘇單手持著的書本輕壓撥弄回原先擱著的床褥上。


  藺少閤主受了風寒,這在琅琊閤藺公子的地盤上可能不算什麼,但可在江左盟可是大事。

  晏大夫半信半疑來看的時候,也只是把一碗藥塞在藺少閤主手上,每天對著江左梅郎板著一張臉天天喊著吃藥的老人,現看診對象換成琅琊閤少閤主,還是一句話吃藥。

  苦著一張臉喝完藥的終於不是梅宗主一人,喝完藥時藺少閤主低咕了好幾聲,蹭討過去江左梅郎那橫豎要的就是一點甜頭。黎綱跟甄平都悄悄翻了一個白眼,跟在後面的飛流大喊著不行,可想當然爾討甜頭自然是被梅宗主四兩撥千金,悄悄拿著藺公子常塞在懷中的扇子敲了一下頭,順帶調侃幾句身為醫者還會染上風寒,怎麼就這麼不小心。

  不小心也是自然的——藺少閤主一臉嬉皮笑臉,說話之中還會輕咳幾聲,倒是因為湯藥的關係臉色紅潤看起來精神奕奕,追著飛流大喊著哥哥把風寒傳染給你,哥哥就好了,追著少年整個江左盟到處閃躲,連吉叔吉嬸看到都搖搖頭直還真說不要臉。


  這染上風寒的前一晚,算是個秘密,藺晨瞞著晏大夫與江左盟的一干人等,連發現他們蹤跡的飛流也被他喝令不可跟上,抱著瘦到沒幾兩的梅宗主腳下輕點幾下,往江左盟附近的大湖點去,船舟駛到湖心,搖搖晃晃涼風徐徐,梅長蘇才悠悠哉哉說了一句三更半夜月黑風高,想必藺少閤主連棄屍地點都想好了,佩服佩服。藺晨才回了一句,屍體要是泡水了多麼的腥臭與浮腫,美人也不美了,他才不要看了倒盡胃口。

  熱在爐上的溫酒熱茶一人一樣,小點被分著吃了,藺少閤主的外衣也直脫了蓋在江左梅郎的肩上,夜空繁星閃爍,懸在船側的小燈比不湖面上映著的白白月光,船槳輕晃,湖水輕波,星夜塵埃盡落。


  梅長蘇說有點類似北境無風無雪的冷肅之夜,藺晨說呸呸呸,老子才不想回想那邊。


  被攬在懷裡的梅宗主喝了茶身體是暖的,喝了酒的藺少閤主身體是熱的,一夜無語對視僅唇舌輕碰相依,便也是足夠,盡在不言中。




--



去完CWT就感冒辣(北七

情人節loft上面太多刀自己養自己嗚嗚嗚嗚

時間點在結局之後,不忍無情思念存。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