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SW】英靈ver (obikin無差)

obikin無差





應該是五月時的一點隨筆,很久沒寫文,錯的是屬於我的




--






英靈ver







「Obi-Wan,為什麼你要維持那樣子?」

Anakin的疑問從他成為英靈開始就有了,他的模樣在成為英靈那刻恢復成屬於Anakin Skywalker的臉龐,成為Vader的過去隱沒在他心裡,成了過往。可是Obi-Wan始終保持著Vader在死星上見到他的最後樣貌,歲月與塔圖因的風沙在他師傅身上留下難以抹滅的自然,但Obi-Wan最後看向自己的目光平靜而溫柔。


「這並沒有什麼差異,這一樣是我。」那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如此回答。「你的樣貌不影響你的內心,Anakin,這也是你。」

「但是——」他以為自己會以最後那張蒼白佈滿傷痕的臉孔作為形象成為英靈,卻是年輕的身軀與臉龐,也許是自己在逃避過去。


「我無法想像年老的自己。」

屬於Anakin Skywalker的時間已經停留在成為穆斯塔法,Vader對鏡子與自己的臉孔與生命不抱持著任何希望,他曾經以為絕地只是另一種奴隸,真正的自由跟不存在,成了西斯後才曉得做為奴隸最可悲的樣子。

他一生都在試圖打破阻礙自己的枷鎖,卻在最後被牢牢緊銬,直到摧毀所有一切自己心愛之事物,毫無信念殘存之際,才發現那些被人小心翼翼保護至今,他渴望的親情與諒解,終於在死亡之時獲得。


「你不需要想像,這就是你。」對方又看向他,目光深遠,「對我來說,我很高興你在這裡,Anakin。」


SW8相關隨筆/光

電影觀賞完後劇透有。

微Obikin注意

怕劇透內文外連XD


連結

【SW】星夜殞落之時(AO無差)

OOC有ㄜ,

我只想胡亂寫些他們不用想以後的東西。

AO前提已在一起XD






--



星夜殞落之時









  「我想我應該會去旅行。」

  「⋯⋯什麼?」


  他們剛度過極為險峻的一場戰役,醫療機器人包紮完最後一個傷口後離去,抗生素與止痛藥剛剛已經被粗魯的打在他們身上,恢復身體上所有的傷最好的方法是浸入到Bacta醫療罐裡,可是這一場勝利得來十分艱苦,殺戮所致的腎上腺素殘餘還在身軀血管裡流動亂竄,Alsoka正在掃蕩殘餘兵力,但誰都不敢保證沒有下一刻分離勢力垂死掙扎的襲擊。

  還沒有浸入到模仿子宮水狀溫暖的Bacta罐療傷的原因其實很簡單,第一是因為現在的情況不容許如此持久與專注性的醫療,第二或許他們欠缺的只是休息——原力與絕地武士的鍛鍊讓他們撐過了四天日夜游擊與車輪戰,但就算是絕地也會疲憊,更不要論克隆人士兵的傷亡帶給他們多大的哀傷,分離勢力的人海戰術雖然粗糙但是面對兵力不對等的狀態異常受用,克隆人士兵在共和國眼中視為消耗品,但卻一同並肩作戰的絕地們熟知生命的不同與珍貴。





  「你的問題,Anakin,克隆戰爭結束之後我會想做什麼。」

  「噢、是的⋯⋯你也思考的太久了,Master。」


  兩名絕地武士、共和國的將軍們躺在各自的病床上,醫療機器人近乎不近人情的粗魯(但誰能怪它們呢?它們本來就是機械),一點都不像R2D2般聰穎,不過幸好沒有C3PO的囉唆,患者急需睡眠,但熾白的燈光透過眼皮讓他們都不能輕易進入夢鄉,身上的髒污已經在躺上床舖前洗去,被粗魯打入藥劑的細小傷口隱隱作痛搔癢,跟著身體上的其他細小傷口刮搔內心,投入戰爭之後已經鮮少有過如此安心的時刻,即便是位於科羅桑熟悉如家的夜晚有時也不能如此輕易安眠。

  熟知的原力波動與毫無精神屏障隔離的感覺令他們安心,戰爭的殘酷被隔離在醫療室之外,這樣對於其餘正在打理後續的人顯為不公,但是他們的確需要這樣無憂的睡眠。


  回應的問題來自於驟死戰前的閒聊,數千光年外恆星的光芒形成了衛星映射的月光與星點,光劍尚未點亮前的夜色如墨深沈,即使星光與月光灑落也未能有所見的漆黑。

  戰事令他們疲憊,沒有人能習慣如此殘酷冰冷的戰爭,絕地冥思教導他們解離了些來自於死亡的黑暗,卻不能輕易排除潛藏在心裡的憤怒,和平的希望同戰火點點燃燒,星火墜落如星逝燒出腥血與繁花,長路漫漫,且永無止盡。




  「我們確實該好好休息⋯⋯Anakin,別用你的思緒騷擾我。」

  年者的絕地大師低吟了一聲催動了原力,他側過身,拉高了被褥,室內的燈光暗了點,Kenobi大師做了一件不合乎他時常教育他徒弟的事。




  「我還睡不著,Obiwan,陪我聊聊。」

  「⋯⋯我是你的師傅,不是你的保姆,況且你已經是優秀的絕地武士了,我親愛的徒弟。」


  光劍在他們各自的床鋪旁,輕巧又沈重的擱置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對方飽含睡意的低沈聲音是Anakin難得聽見的疲憊,幾個小時前為了打破戰爭來臨之際的死沈而望向銀河星系的共同交談,學徒時埋首星圖室裡的學習與露宿時實地考察令Anakin可以輕易講出那些星系的名字,而真正讓他熟記那些的原因是Obiwan,他的師傅。

  Anakin側過身從仰躺換了姿勢,面對了Obiwan,昏暗的燈光反而使他輕易地描繪出對方的面容,Obiwan已經閉上眼休息,原力在他身邊沈穩的波動,隨著呼吸起伏帶來溫暖的感受,他們太需要這個了,休息、寧靜或是平和——無論是哪些形容詞都沒有隻字片語可以形容此時的安心。




  「Master——」

  他低低的喊,像是幼年時對Obiwan無意識的撒嬌,而每次只有Obiwan發現他語氣裡的脆弱與愧疚還有不安。




  「別吵⋯⋯Ani⋯⋯我們、我們需要休息。」

   年長男人的聲音含糊了許多,他幾乎已經快墜入夢鄉。




  「Master——」

  他又低低的喊了對方的稱呼,即便他已經成了一名優秀的絕地武士,他的老師傅還是異常受用這樣的相處模式,像是每次Anakin闖了禍,他要去幫忙協助處理後續前的示好。




  「唔⋯⋯你贏了,年輕人——」

  Obiwan睜開眼低吟了一聲,對上在昏暗燈光下依然漂亮的藍色眼眸,只是燈光使他的曈色發生點變化,成了一種深沈的星,同時他聽見門鎖被鎖上的聲音,Anakin Skywalker那個天選之子——運用原力的技巧總是用錯地方,薄被被拉開,單人床對兩名成年男子明顯的擁擠許多,但是Anakin總是有辦法,有辦法圈住他的腰,下巴抵在他的頭上,試圖用體溫讓他更好入眠。







  「明明你也喜歡這個,老傢伙。」












--



覺得Anakin對Obiwan稱呼名字是要平等對待,

用Master,是在示弱或者拉近距離,要對方不要丟下他一個


我就是愛腦補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