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Dunkirk】隨筆(飛官組)

一小段隨筆,五月時寫的一些突如其來


飛官組


費洛/柯林斯無差


有錯都是我的錯。


--






  柯林斯在退休之後選擇搬到了海岸線附近,他兒子不是很體諒這一點,但還是尊重他養父的決定。搬家那天所有被柯林斯收起來的照片又一一被放進玻璃相框裡,每一幀幀被鐵釘敲進乾燥的木板裡,而柯林斯沒有幫忙,他只是看著歲數逐漸追上他腳步的養子,替他完成所有釘裝的工作,但他還尚且健朗的不需要佇著拐杖。


  相片在牆上成了一個個窺視孔,塵封的過去再現浮生色彩。

  他們說好了冬天會去養子溫暖的家居住,剛出生的小小在強褓裡曾孫女是他答應邀請的原因之一,冬天刺骨的海風會令他逐漸老化的關節處嘎嘎作響。夏天時他便隨手拾起樹林掉落的枯木當作手杖,再減輕一點負擔,陪著他走過漫漫長坡,直到返家。

  崖上老房子的石頭圍牆沒有砌得過高,只是標誌性地圈住一個領地,成為岸邊的座標。

  有時候他會坐在牆邊,忍不住用逐漸混濁的雙眼望向藍天。他視力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好,這是柯林斯不得不退休的一個原因之一,可是他卻能清楚聽見與分辨每台戰鬥機的引擎聲,甚至在曾孫女趴在他懷裡撒嬌時,指著翱翔天際只剩下儀式與宣示主權的戰鬥機,輕而易舉的告訴他的曾孫女那是屬於哪個時代的記憶。

  柯林斯會記得它們發出的美妙聲響,記得曾孫女軟綿叫喚他的聲音,記得費洛在吻過自己之後笑著叫著他名字,試圖化解兩人臉上的通紅,他也記得失去費洛的那片藍與海。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