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足球同人】潘帕斯雄鷹(Kunessi)

Kun/Messi前後無差

我只覺得我自己很需要(說什麼

玫瑰cp感也沒有很重

各種歷史如考據錯誤煩請告知,一開始是四年一次的球迷,

現在真真切切地迷上了


世界杯之後

語句不通順,OOC等全都是我的錯


——






他們無法在更衣室交談,也沒有人提得起勁說出任何一句話,潘帕斯的雄鷹折了翼,墜落在俄羅斯的喀山體育場。一小時以前的場外喧囂與安靜無比的更衣室形成了對比,球員都進到了淋浴間,沈重的呼吸與水聲,掩蓋所有心碎,隨著水流洗盡。


Agüero沒有料到Messi一回到飯店便把行李箱拿了出來,一如既往,球員如候鳥般遷息的生活已經讓他們習慣什麼才是最簡便又最佳的攜帶物,看Messi俐落收拾起暫時掛在浴室裡的毛巾與私人盥洗用品,輕輕抹去在這裡短暫生活的痕跡,屬於阿根廷的藍白被慎重收入行李箱的最底層。

來自羅薩里奧那個矮小的男孩總是被寄予最大的期望,卻一次次靜靜地承擔所有人、與他自己最深的失望。

潘帕斯雄鷹對上高盧雄雞的最後一次擊實在精彩,足球在Messi腳下迸裂出希望,全場的觀眾與對手為了他們屏息以待,長久默契與對於阿根廷的狂熱,讓他們在一次次的比賽後殺出重圍,帶領阿根廷走到了現在。

Kun把握機會奔跑,他知道球的落點在哪,Leo看見了他,他也看見了Leo,大步甩開防守球員,衝刺出一點勝利希望的隙縫,然後那瞬間,為了他的朋友、他的國家破網頂進了一球。但殘酷的時間卻不等人,他等不到有人衝過來擁抱他,跳上在他背上一起瘋了般慶祝。


「你明天就走?」

「我沒辦法待下去。」


五屆世界最佳足球先生挫敗的像是第一次在比賽中輸球的孩子,承受不可承受之罪。他癱軟地坐在床邊,喀山體育場的四萬五千人呼喊,透過電視螢幕變成阿根廷人民的所有呼吸。

他抿唇,張開了口幾下才找到聲音,挫敗像是浪潮扼殺了呼吸。


優雅美麗的她正在哭泣,哀愁捧起殘喘卻努力展開腥紅羽翼振翅的鷹。


「長傳的漂亮,Leo。」

「頭鎚的漂亮,Kun。」


Mascherano在回程的路上宣布了他的離去,Biglia也宣布了他的決定,他們鼓掌、按耐住傷心的淚水擁抱。然後在飯店走道上再度擁抱後分別,跟他在巴薩多年的阿根廷隊友不會再跟他一同坐上同一班班機返回西班牙。

Leo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的藍白條紋球衣,U20青年隊時他們曾經奪冠揮霍青春大肆慶祝,上一次世界盃與冠軍擦身而過,這一次止步於十六強賽,在年輕氣盛的高盧雄雞下鎩羽而歸,還有多少時間可以任由他們揮霍?


「Leo,」Kun向坐在床邊的他伸出手。參加青訓時在餐桌時的初見,他們不曾如此客套的握住對方,年輕的少年們搭上幾句話後,剩下的都交給擁抱與頰側的親吻,還有那無數相視而笑的眼神與打鬧:「我們會的,她(他)總該得到她值得的。」


Messi下意識伸出手回應,來自羅薩里奧的少年順勢被來自基爾梅斯那個15歲站上獨立隊球場的男孩順勢拉起身,他們擁抱彼此,不需任何理由。


2005年的U20青年隊到現在2018年的世界盃,一路跌跌撞撞從阿根廷紐維舊生俱樂部踢球的小男孩,到現在巴賽隆納俱樂部主力球星,一肩扛起阿根廷所有希望的10號球員,Agüero在了解不過他認識面前挫敗的男人只不過是那曾經只想著踢球的少年,而他們都一樣。為撩起裙擺輕輕與他們嬉戲的她拼盡所有力氣。


阿根廷的藍天依然,潘帕斯的雄鷹抖抖身,輕輕用利喙梳理著漾著光采的羽,腥紅阻止不了牠展翅的慾望,銳利的鳥鳴將會劃破天際,再一次傲然高飛。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