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無題,AU設定小心(藺蘇無差)

哨兵響導設定

我對哨兵響導真的很不熟(裸

超直接引用(幹

我看完影集再回來算了(靠杯

OOC跟私設如山是我的廢物人生TTT



節錄設定文

原文:https://paste.plurk.com/show/5pOCr7NkGAQVLmLR89XV/

哨兵(Sentinel):五感超強大的人類,戰鬥力強,有時往往因為五感太強而不能控制自身能力進入Primitive Combat Mode(原始戰鬥模式,簡稱PCM),有些人可能會因此生活不能自理。哨兵迫切需要嚮導安撫的同時,也能為嚮導提供精神庇護/護盾。


嚮導(Guide):可以安撫哨兵的人類,對他人想法敏感、強者可以感知對方心理活動,S/G關係中的關鍵人物。並不是每一個嚮導都可以安撫到任何一個哨兵,雙方有能力強弱之分,極強的哨兵只有能力與其匹配的嚮導才能安撫,反之、極強的嚮導也只有匹配的哨兵才能提供精神護盾。

精神嚮導:S/G都有的一個靈體,通常反映出一個人的性格。一般是Spiritual Animal(精神動物),這裡為了配合設定,S/G的精神靈體可以為動物或者人體,實際用途有待考證(喂)


精神結合(Spiritual Bonding):這一種的結合分表層結合(Surface Bonding)以及全結合(Complete Bonding)。表層結合下哨兵和嚮導依然可以離開雙方亦不會造成任何影響;全結合是完整的哨兵和嚮導的精神結合,這層完成後哨兵已經離不開與其結合的嚮導,一但嚮導死亡,哨兵會直接精神崩潰,無藥可救(大抖,這種「沒有你我也不活了」feel~很大誤)

--




--

  一隻白色狐狸圈睡在梅長蘇腿上,梅長蘇靠著椅欄一手持了本書看一手輕摸牠通白的毛皮,雪狐不怕生也奇怪,更怪誕是現下明明是夏季時節,雪狐卻無退澀成青狐姿態,白色尾巴垂垂蓬鬆貼地,因梅長蘇輕撫而左右輕擺。

  江左梅郎停了輕撫的手翻了書卷,突然間雪狐耳朵顫了顫從梅長蘇腿上站了起來,微微驚動主人的注意力,一隻羽翼豐滿的鷹飛了進來,在木板上刮了幾步才點飛到毛筆架上,過了會時間門板才被拉開,欺負孩子的嬉鬧聲卻更早傳入室內。


  「別欺負飛流了。」


  這門板一開男孩率先跑躲到梅長蘇的背後,江左盟武功第一的少年護衛,可是被來人欺負的慘。梅長蘇放下手上書籍,唇角微勾勒拾起一笑對上客人,下屬未通報攔阻這人實屬正常,飛流八成是看到人前就被抓的正著,也來不及向自己通報或躲藏,而那只鷹的到來已宣告琅琊閣少閣主來到。


  「不知少閣主大駕光臨本盟,有何貴事?」

  「我就來看看⋯⋯怎麼,你就不歡迎我啊?長蘇。」

  「長蘇怎敢,免得少閣主嫌棄本盟招待不周。」

  「還來?虧我路上沒少為梅宗主順手帶點東西來,就這麼對我?」藺晨進房自然是熟門熟路,走到房主面前盤腿而坐,臉上帶著笑意自然只是鬥嘴閒聊,更重要是藺晨此行的目地——「喏、手來。」

  梅長蘇倒也聽話就手腕朝藺晨遞出,雪狐輕巧踩踏離了梅長蘇身邊靠前鼻尖拱了拱醫者,也跳上對方腿間踩踏幾下盤旋而坐,與對方天青外衣下的白綢融成一體,不過一下下就失了耐性溜回梅長蘇與飛流身邊走圈。

  診了診脈,確定江左梅郎身體尚好後,藺晨喝口江左下屬送上的茶茗,看著眼前的畫面覺得有趣,小飛流可不知道一隻通白的狐狸貼著在他的懷裡打著呵欠愛睡。




  梅長蘇身邊那隻狐狸只有身為嚮導的藺晨看得見。

  當梅長蘇還不是梅長蘇時,剛從梅嶺給他爹帶回來,藺晨身邊那只老鷹可是撲飛奔騰的厲害,餵血清洗時奄奄一息的青狐還呲牙咧嘴的咬了他好幾口,相信無害於主後才乖了許多願意縮回毛人身邊看他治病,老閣主看著這畫面只搖搖頭說了句天註定。

  林家小殊是名哨兵可在金陵帝都出了名,雖沒人看過林殊的精神響導,卻知道他是一名哨兵,在戰場上來往不利,十二三歲覺醒後就跟著同是哨兵的林燮元帥征戰沙場。

  藺晨是名響導,他的鷹那時在屋裡飛騰的厲害卻未攻擊病人,叫了幾聲尖銳卻乖乖安回架上,直盯著那隻虛弱的狐狸與病人看。


  哨兵響導乃是這世上稀有人種,有一說是炎黃血脈在這些人上特別突出,哨兵統籌思緒強悍,天生就是征戰沙場與官場之命,卻容易於之中沈溺失控偏差,進而失去自我。響導雖較為哨兵弱些,卻心思敏捷聰慧,可感覺哨兵波動,是唯獨可以在哨兵混亂偏差時與其精神結合撫慰之人。


  那只狐狸隨著病人餵血飲藥,次次挫骨削皮,樣貌也蛻變了,青狐模樣稚嫩,那時跟牠在榻上的主人一樣奄奄一息且虛弱,而如今梅長蘇身邊這只雪狐可漂亮多了,毛色雪白發亮,性格不像以前般喜怒流露,倒是像極了貓孤傲。


  他在林殊頭一天夜裡被他爹交代顧著藥爐守夜,那只青狐在主人身邊模樣難受且呼吸急促低低哀鳴,藺晨摸了摸病人的額,火寒之毒冷熱交錯,有傷在身,又歷經血戰與生死關頭,自然是痛苦夢囈。

  藺晨把人抱在懷中餵了他一口血,火寒之毒可短暫憑靠人血解緩,可是夢囈痛苦不斷,毛人舌根僵硬連呻吟也無法清楚卻淚痕滿滿。他的鷹不適的拍了羽翅吱嘎幾聲,古籍曾說響導可感受哨兵之痛苦,也可能因此被強大的哨兵所影響,藺晨覺得自己還好,只是毛人痛苦的模樣難得令他有些慌,他感覺仿若可以看見毛人夢裡的世界。


  一片腥紅焦土與漫天大雪。


  他抽抽鼻子,肉體焦熱的氣味在他鼻尖散不去。

  從古籍裡他看過還有一個辦法,成功次數並無多少紀錄,哨兵與嚮導並非一定依存而生,可一旦互相結合認知,便可發揮莫大功效。平常這種不利己之事,藺少閣主絕不賠了自己,可這次他難得一試。


  現今回憶起當時,藺晨絕對會說自己是鬼使神差吃錯了藥。

  他在林殊挫骨拔皮時強行結合,讓自己成為了林殊的精神依憑。


  「想什麼?這麼出神?」

  「那隻狐狸要是能扒皮幫你做件披肩就好了。」


  「藺晨——」


  林殊在清醒之後只有用那雙眼看著他,這時挫骨削皮動不了了,那雙眼沈靜的像個死潭,可是藺晨卻感受到那極大的憤怒,他不知道林殊是對他還是遙遠金陵皇宮裡的帝王。那只狐狸弓起了身亮出了犬牙與指爪等待,沒有攻擊上來,那時藺晨身邊的鷹也隨時準備反擊,哨兵與響導並非一定相存而生,也並非全然綁定。

  藺晨餵了他一晚藥只說了句拔淨火寒之毒後,自然可以隨時解除精神結合。

  林殊的求生意志強大,以至於那只象徵精神的青狐蛻變成了成年雪狐,火寒之毒拔淨痊癒後,毛人也成了梅長蘇。






-

不知道會不會寫下去哈哈哈哈哈哈啊(雷包

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嗚嗚嗚嗚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