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偽裝者】於是乎。(樓台無差)

於是乎。


於是乎,他讓阿誠比他早半個月離開了上海,去了法國,相約至少報個平安,有緣再聚,明家不復存。

大宅與祖房賣了,換不了多少錢,又用了多少地保住荒唐一命,明家祖先的牌位他帶在身上,不知道祖先是否跟得上飛機轟隆起降,不被狂風藍天震落了魂魄。


行李太簡單了,西裝幾套貼身衣物幾件,國家要殺,逃命可顧不了那麼多,唯獨不能沉淪十里洋場而沒了自己。漩渦引擎轟隆作響,使得他頭痛,那跟靠近耳邊槍聲一樣迴盪不止,卻不知人身在何方。

機上的飲食比不上大姐偶爾興致來時做的小食,評了句難吃,卻還是囫圇吞棗的張嘴,嚼爛吞下,度過漫漫黑夜。

最後一次聯繫在五個月前去了,那時機票已定好,手邊資產可以轉移的也差不多了,地下黨他倆用的電報密線已遭監聽,少時陪著孩子嬉戲時的暗號浮現,留了訊息,切斷了所有。


落地那瞬間流浪他方,身邊旅客拾了行李,人生匆忙而走,年輕時狂傲沈穩為國而無家,現今家卻已不復存。


出了境,遠遠地有人對他喊了句大哥。

穿過重重人海,那雙眼還是在幾年前分離般明亮,那時還哭著呢,大姐剛在自己懷裡沒了,慌亂異常。





他應了句明台。






--



直到青春一定程度的浪費,才覺得可貴。

不知道為什麼邊寫邊想起hush的第三人稱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