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POI】Time (RF)

追到POI第五季第一集,突然覺得以前寫得插花只是夢,好虐(自己哭


--


Time


  當某天Reese發現Harold忘了替Bear添加飼料後,他心想這一天終於到來。彎腰為Bear填滿飼料盤裡的凹陷,甚至補償性值得多加一點對於犬隻身軀有益的的配料,單膝跪於地板讓Reese也有點發麻難以撐起自己,前特工伸手撫摸Bear豐厚的毛皮,感受手下的溫暖。Bear是他們之中沒有改變太多的,但是也不再像以前充滿活力。

  「早安,煎綠茶。」

  他給了一杯每一天早上他路過公園時會為了Harold買的熱茶,無糖,在那個從電腦桌前緩慢起身活動筋骨的老男人桌上。煎綠茶的味道沒有變,但是小販臉上多了幾道笑紋與白髮。

  忘記從哪時候開始,幾個街區外他們共同喜歡的那間甜甜圈店遷走後,他好像再也沒吃過甜甜圈了。雖然圖書館附近又開了間新的,可是挑不起他購買的慾望,突然間John忘了原本那間的甜甜圈究竟是什麼滋味,招牌口味是甜膩的過份?還是咀嚼彈性適中甜度剛好?

  Fusco跟Carter的兒子升上大學了,Finch決定各送他們一台蘋果電腦好用來應付大學生活。Carter的兒子相當的優秀就跟她母親一樣,John Reese在幾年過後用著親屬身分參予青年之一的畢業典禮的時候,突然感嘆地想。

  Harold因為身體不適,正在圖書館內休息,但Reese知道那個聰明的老男人,總有辦法觀察的他想注意的人事物。他對著攝影機招了招手甚至於微笑,示意著一切安好。

  幾年後他們搬離圖書館,假設圖書館在多增加一點家居有的環境設備,Reese想他會很樂意居住在那,與Harold一起。

  他偶爾會前往不同郊區,到Jessica跟Carter的墓前獻上一點對情人的思念與對朋友的敬重,那也許是一束百合或是一束雛菊。幾年後他又多繞去幾個地方,一一對也許稱得上是朋友或是夥伴的人獻上一點敬意。


  那個下午是他最後一次他陪著Finch散步在公園,他的脊椎受過傷所以走起路來一擺一擺得遲鈍,現在只看起來衰老疲憊,可是卻沒有減去他聰明的腦袋,不過John要更正這樣的說法,Finch沒有忘記關於程式0與1的組合建構起的世界,但卻忘了一些他生活上的必須。

  John認為那沒關係,雖然他不能在吹口哨,然後乖巧的Bear會在後面搖著尾巴跟上,對於他比較體驗是以前身體挨過的那槍或那一刀,總是在冬季的時候隱隱作痛發麻了起來。


  時間流逝如飛梭,他們必須要接受這樣的事實。





  「你要煎綠茶嗎?Finch?」

  「我想…好,」老男人坐在公園椅上,拐杖被輕巧的擱置在公園長椅邊緣,陽光如煦,男人接受問句想了想歪頭遲疑地說,「謝謝你…John,也許在多個甜甜圈會更好。」














後記:
受月牙打打之邀寫了插花,請願諒不才我拖累本子的素質,歡迎用膠帶把這一小篇封起來(爆)。

影集好虐喔,看了看越來越心疼了起來,每一位POI背後故事也許是好或是壞,而在這之中抓緊主線又能把人性與表露的完美無疑,非常佩服編劇。

這是我內心寄望的最後,如果可以。



預祝月牙打打的POI本完售再完售XD
菱柏 20141206  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