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養悔(藺蘇)

有任何問題都是我的

腦袋不清楚卻想著如此

撞牆期again









養悔




  他記著的一條命在北境又讓他得手一回,騙過了閻羅爺與黑白無常,苟延殘喘的撿了一個白髮蒼蒼的江左梅郎歸至琅琊閣。

  江左事務往這送來琅琊閣匯報也不稀奇,反正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日夜一碗藥暖暖爐火,跪著等著站著終究等到那人醒來,飛流看見人醒了興奮的先喊了幾聲蘇哥哥,才癟起嘴對一個月前床榻上那人哄他的話而生氣,藺晨走來坐上他身側,圈過人讓梅長蘇淺淺坐臥他懷中有個依靠,拾起置放在床頭的水小心餵了幾口,才終究發聲。

  低的淺的,久未開口的聲音低啞著有些似他們在床褥親暱般,飛流蹭進那人懷抱時藺晨是想把少年給揪出來,卻在梅長蘇輕拍飛流背時,給了個眼神示意而罷手,他按耐在最後才囔囔一句你蘇哥哥在給你抱著就要被飛流捏壞拉,才讓飛流願意放手開開心心討得梅長蘇同意去廚房討點小食,要人做點小粥送來。


他問黎綱跟甄平呢。

他回在江左盟主事著呢,要是不趕回去坐鎮,只怕梅宗主醒來,這江左盟已被外幫分離了。


他又問大渝呢。

他回平了,割給大梁那幾塊地還真不賴,大概五十年內短不興戰。




卻他倆靜默,只剩門欄之外春鶯嘀咕,總該來的,三月之期一過,冰續丹效力一失,好似一夜白了髮也自然,梅長蘇終究眨了眨眼看向藺晨,有愧,有謝,卻只能覆上那人搭在腰上的手,隨之被反握,交扣,淺淺一嘆於耳際。


藺晨才怨了一句沒良心的,你就不問問我。

梅長蘇半臥在藺晨懷裡,他不問,卻知藺晨肯定清瘦了不少,天青著身少了以前風流,多了幾份滄桑,倒是有些歉意的,卻只能指頭施力握緊那人的手。


養回來,少閣主可得養回來,不然長蘇就罪過了。

他回,終究轉側貼上去於頰上一吻,唇瓣乾澀擦過少閣主頰邊,撩過一下自然變成親暱深吻。




藺晨養身,他養悔。

養悔毀諾之歉,養春色之起,養伴君之深。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