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嗔。(藺蘇)

好像可以⋯⋯湊一個貪嗔癡系列(幹


 (警告注意)、癡。








--






  若說這世上還有人能比他更執迷,那大概便是笑看風雲的琅琊閣少閣主了。


  一碗藥煎煮成心機,執念予自己吞落喉,心意成了不言說的伴。他伸手掐了那人大啖美食微微鼓起的頰,如童稚時作弄友人般,卻眨眨眼撐頭對那人一笑,倒是那人瞇起眼,吞落糕點,唇手還有著糖粉就抓著了作弄自己的手。

  藺晨確實生的好看,梅長蘇對自己臉皮可沒什麼過問,挫骨削皮,林家少帥的飛揚神采不復,卻有人讚現今江左梅郎皮相俊逸,他自知少了灑脫,可他卻撿了藺少閣主的灑脫化成了碗碗入喉的藥,釀成夜夜看顧的蘊火幽光,日日以對的伴。

  藺晨輕擒他腕,他便又往前伸手抹去唇上糖粉,像是飛流貪食般看照,若有情,便也如此,愛意成絲線,圈圈纏繞,指頭輕壓陷入兩片薄薄的唇瓣之中,輕蹭,且熱且溫,而用些力抓實了腕拉離,知趣笑意落於唇角雙眸,湊過來討個吻時,梅長蘇卻用另一手覆於那人唇上,少閣主眉頭微皺,倒是又要發作撩了又不給吻,另一手又擒上欲拉離時,人倒是自己吻了上去。


  藺晨的吻點在他手心之上,他的吻卻落於手背。


  撩,是真撩,吻,卻倒是不一定。





  趁人尚有錯愕夾雜欣喜之意時,梅長蘇指掌便掙脫開了,若無其事飲了杯茶,拾了一塊小食入口,卻唯漏耳尖微紅。

  這下怨懟成色,貪食本就為慾,兩人相待,行為談吐張口言說便是論,論日、論事、論計,句句爭情為愛癡,少閣主這下順理成章,撩了不跑,知曉本意倒是又湊了過去,梅長蘇手上那杯茶啜飲不到幾口自然被他攔下,輕奪後指頭點水,抹回江左梅郎唇上,湊上去,這次倒是沒了阻礙,扎實一吻。


  唇瓣相蹭,藺晨咬了他一口,齒列刮了唇瓣才願離去,卻道句好茶。

  小几盤上糕點兩三樣,自然是甜不過。






  藺晨確實生的好看。

  動情時彎彎眼眸,蘊情似水,唇角帶笑,淺淺一吻深深之眷,聲音輕嘆且唸緩緩勾慾,舌尖輕舔,齒列輕觸,唇吻墜落於身,點點四肢之上為生,不息,蔓延不止。

  他輕喘不淫穢宣色,卻長髮撩撩掃過胸前,使之輕顫微抖,圈抱頸邊隨之起伏,雙腿勾纏,青絲交繞,衣衫半褪,天青月白兩色雜混,成自然。


  少閣主一嘆,多了些風流口氣,珍惜之意盡藏其中,虎口扣腰,輕壓成紅印,怨懟此人難以養身健壯,卻忘背上淺淺紅痕抓撓以表動情之深,赤裸相擁衣衫覆蓋,火燭親暱之時且燃盡,廊外月色透窗,入懷。






--




我一直覺得愛戀慾望不是單向的。

瞋,雖是人與人相處會有摩擦,但不為一種表現。(哩勒公三小


等等要看裸著看內戰,迷妹傷不起啊(先哭(哭屁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7)
热度(42)
  1. 海夕兒菱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