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偽裝者】金色大街(樓台)

一切問題或人物偏差都是我的問題。

一整晚咳到睡不著,也許等等看完醫生後吃藥情況好一點頭腦會清醒些再來修。




金色的年代該有金色的墮落





--



金色大街











  他在跑步。

  約莫在五百公尺過後就要結束這段晨間鍛鍊,明台在三天前回到他的學校,明誠在一個禮拜前轉輾前往俄羅斯學習。


  自己留在巴黎。

  情報瘋狂在他腦子裡組合計算拆解後又重新來一次,隨著他跑步時每一次呼吸的頻率、實地踩踏在磚路上腳底板傳來的碰擊,再次重整分離又組合。

  倏忽竄入三天前青年軟軟的聲調,他說大哥,我喜歡你。






  流利的法語讓台下輪廓深刻學生看著講台上的他,專心或不專心,書寫筆記或執筆塗鴉,明樓在黑板上勾完最後一個字,鐘響宣布了解脫,他已經接受新政府的邀請,暗殺計劃已經展開,各地暗樁逐漸上線,只待時間到來。

  伸手洗去將長久不碰的粉筆灰,水流從食指嘩拉滾過剩於指掌,細細搓揉,起泡再沖,覆蓋於指掌的灰將不復存,曾經的紅也一同流逝,他拾起洗手台上的拭手布,明樓透過鏡子對著下課後來接自己的明誠說了阿誠我們不能暴露,巴黎不比上海,十里洋場,計謀在女人的裙擺上滾開漾出一層色,在男人的杯觥交錯中成就一個人的生死。

  巴黎財經菁英學者、新政府財經顧問,如果順利新政府特務委員會副主任將也會落入他的設計,還有明家的大哥。




  明台前些陣子鬧了彆扭,就說不讀了,要轉考什麼系別,大姊的一通電報好說歹說讓明台先來了自己這裡,阿誠接著了人直接送來學堂,財經與數學似乎對小少爺來說過於簡單,剛剛就在課堂上聽課塗鴉,坐在最後一排,狹著地利之便,塗了個什麼亂七八糟的圖,便拿起來在學堂眾人之後展現給他看,皮的很,可明教授沒有被學生的挑釁給動搖了講課的節奏,他只眨眨眼,繼續用堪稱是全世界最性感的語言,要求學生翻閱到事前複習的頁數。


  他們明家三兄弟一步步從校棟離開,手工皮鞋踩踏在石板地上的聲喀喀作響,明台的腳步輕快,冷呼呼的天氣阻礙不了從學業裡解放的小少爺,磚石地上下午下過雨還有點積水,明誠怕人跌了還說聲小心。此時正是傍晚,印出長長橘色斜陽,巴黎冷,他們呼出一口白煙,還未裊裊上升一瞬之間就散滅在空中,連摸都摸不著,明台人蹓躂的挺自然的,溶在這巴黎校園裡也挺適合明家那尊貴的小少爺,身上那件外套還是搶了明教授的先穿去呢,誰叫人說來找大哥跟阿誠哥來就來,一件羊毛呢絨外套剛來就被雨淋濕大半,好險明教授辦公室裡還有一件備用著。

  喀喀聲響,千遍一律又在今天突然有些不同,男孩走得快些,距離他倆有一小段,側過身,背對斜陽,影子被拉著細長回望。明誠與明樓可比起年輕人悠哉多了,斜陽刺眼,水光映出金色,他倆在後面便看著明台瞇著眼回對他們笑,嘲諷的語氣是大哥跟阿誠哥可都老啦,追不上了,明家大少爺與明管家可沒一人受到這簡單又愚蠢的挑釁,明樓卻記著小少爺衝著自己笑著的臉,斜陽從他髮穿過,黑色也燃成橘金,該死的耀眼。





  晚餐在住宿附近的餐廳打發了,回到家時明誠再明樓授權之下開了瓶威士忌,琥珀色的咕嚕咕嚕倒入杯子,壁爐裡剛起了炭火,他們三人都嚐了杯暖身,先後誰先去盥洗,小少爺就喊著懶得鋪床,一天不洗澡也不會怎樣,又說這威士忌有點小辣,吐著舌頭要了水去喝。

  明樓哼了句懶得管,脫下手套大衣,坐在爐邊烤著暖身,倒是喊著不洗澡的小少爺第一個跑去洗澡,酒精熱了與熱水一淋,阿誠問了句會不會暈在浴室裡,明樓則回了一句咱們明家的小少爺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打發的。

  





  明台說大哥,我喜歡你。

  這時候人縮在明樓的床上,穿著明樓的睡衣,像小時候捲了點棉被蹭了過來,眼睛眨呀眨期待答案。這一整天的交通過來學校這明台肯定是累的,懶得鋪床,明樓也叫阿誠不要幫讓他自己明天在弄,免得寵壞,人就順理成章擠來他床上,像是尚是稚兒般怕擾了大姐便來找大哥,拗脾氣,要什麼就想要得到什麼。




  明樓闔上睡前的讀物,他揉了揉額側,那雙眼在黃燈下亮得叫人心神旖旎,挑釁、刺探,不用多說用最純真的言語與行動,且說了明家養出來的孩子可不是什麼輕易打發的對象。

  這人可是隻野心勃勃的豹子,不管前面給他設了多少障礙,還是有辦法找他些細縫鑽了過來,他的腦袋裡裝著是財經與情報文字,卻堵塞在這勸阻不了自家小弟一句,他得承認他也有些私心。




  明台眨眨眼,便爬起身親了過來,嘴唇貼過來是顫抖的,還有些熱。

  明樓伸手捏捏他的後頸,馴服了一頭獵豹。







--


之前打了一點點,久未聽五月天金色大街,卻莫名的寫了出來。

有點讓雙方互撩卻沒交代,一切問題都是我的。

金色大街實在太美。


金色的年代該有金色的墮落





五月天 - 金色大街


這是刺眼的金色午後 金色的大街叫人不肯逗留

我看著你笑 然後你說
金色的年代該有金色的墮落


我想逃 往哪裡逃 你那百毒不侵的微笑
我想逃 要往哪裡逃 你的喜怒哀樂都那麼美妙

金色大街 搖搖欲墜 就在你說不愛我的那一天
無路可退 你太美 乾脆讓我死在你眼前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