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願共(藺蘇無差)

有任何問題,都是我的。



--




  梅長蘇往他懷裡縮去,火寒之毒已拔,卻落下了病根總讓這人怕冷。

  藺晨側著身撐著頭,就這麼看著,讓江左十四洲之主於他懷中淺眠,衣衫下曖昧點點也收著,獨給他藺少閣主一人看去。

  天色漸光,梅長蘇淺眠,藺晨卻一夜難寢,一說佳人在懷,二說心緒不整,三說就還真的三個字——捨不得。他今夜就是捨不得闔眼,原先盯著人眼對著眼,梅長蘇撐不過藥力瞌睡時,他還趁亂攬過按在懷裡扎實親了口,才淺淺低笑且言睡吧。前晚親暱在衣衫所覆之處留下,蹭進懷裡被唸了句不要臉也算幾分打情罵俏了。拉起蓋身的獸皮毛褥,這天不熱微涼,這人卻冷得要用起獸皮軟墊才暖,藺晨嫌熱,懷中一個江左梅郎卻是剛好。

  想想這些年,聚少離多,琅琊山江左盟各據一方,梅長蘇沒事不給他信,多信多思擾,無消無息又似安好,藺晨沒什麼事也不傳,久久一封僅於句末只留安好勿念一道思念之深,則否突至江左一探解思。倔,他倆都倔,情出自願,愛恨無悔,伴一人留了一個家國天下於隙縫,誰越是伸手抓撈,就越得不到,成了不言共識,待血案沈冤才得了一個完完整整的人。


  他喜歡梅長蘇作惡狡詐的眼,彎彎雙眸,桃花含波擾得他一池心靈素亂,說說要怎麼捨得放下這人?無慾無求也難抗清風暗香幽幽攪和。金陵少帥名號他可是聽過的,赤焰之名行事飛揚跋扈,金戈鐵馬沙場上生出了一把火,墜落塵囂消滅,在病體中燃起燃燃灼光隱夜,成星火。


  此刻他眼皮輕顫,人欲醒又懶起,道道重塑骨肌血肉的疤,纏繞於身痕痕如藤蔓成了枝幹,橘光猩紅,千軍萬馬殺戮沙場的風光藏在骨子裡,又於肌膚攀爬點點生出了灼熱的花,天底下再也找不到跟這人眼裡那抹愁一樣的光。

  指頭收攏散在頰上的髮,勾去耳後,露出圓潤耳珠與紅潤耳尖,要不是捨不得,總想在上留下點齒痕,讓人在情慾濃深時因疼痛而屈就,讓人在盥洗枕臥時總想到自己,於灼灼真心裡再侵佔點天青光彩。


  那人眨了眨眼睫搧啊搧未凝神迷糊時,少閣主看了只覺得可愛,吻直往右眼的疤直落,把人又拉攏些塞進懷裡,栽進他藺晨的心上。


  他且說再睡會吧,天色尚暗。

  那人卻回天色已光,聲音低啞帶笑又帶了點慵懶之情,伸手搭上少閣主的側腰,頗有一方盟主輕薄調戲的風範,卻頓了許久,久到藺晨以為人又淺淺昏睡去了,才輕言願共。


  願共,存情。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