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餘生(靖蘇)(靖蘇百日第九十四日)

段子手已經努力(艸

感謝給予機會參與活動!

靖蘇百日第九十四日。


希望你們會喜歡。

有任何問題都是我的。



--








  他給夢魘驚醒,人卻在他身側睡得好好的,難得蕭景琰有些莽撞不管那人是否淺眠,一攬入懷相擁。他並未哭泣或是輕嘆,表面平靜卻內心動盪,依循動作才可安穩,蘇宅內室為了那人緩燒著爐火暖了一夜,可這人的體溫卻只有動情時才真正暖些。

  梅長蘇難得睡得有些迷糊,蕭景琰低頭蹭了蹭人,聲音軟軟應了一聲顯示困惑。睡前愛慾濃厚的親密使懷中這人看來有些乖巧慵懶,使人倏忽遺忘了此人乃江左十四洲之主,或曾是那金陵城裡明亮飛揚的少年將軍,而是只屬他蕭景琰獨有。

  而這人未問緣由,卻輕輕搭上後背,只是支手輕拍,如母輕哄孩子般溫情,他只顫了顫眼睫輕說景琰,別怕。


  蕭景琰鮮少被夢魘所擾,或許也只是梅長蘇不知。

  這東西總是在人深睡放鬆時襲來,他倆纏綿是好不容易換來的親暱。梅長蘇走的果斷,江湖一方,廟堂之遠,大梁新帝與江左之主兩不相干,可他說這廟堂上不該有梅長蘇,卻連林殊也捨棄了,北境風雪凶險,蘇宅日盼夜盼盼回的主人卻現今臥睡帝王懷,少了平日清冷,多了幾分鮮活。

  梅長蘇瞧了蕭景琰一眼便又閉上,睡前他倆相好,蕭景琰仍是耿直,身為故友十足欣慰,風雲千變卻這人骨子裡那份倔不折,卻在情事上弄得自己不得為此羞澀。沉冤後他鮮少夢見梅嶺,卻又夢見之時,都在蕭景琰懷裡,極暖,十年苦心終究得一日昭顯。


  白水清淡,不似茶水氣味層次豐富,不似酒水醉人,無味卻幾分清甜解渴滋潤,梅長蘇說鐵血沙場的林殊,他是做不回了,卻林殊的驕傲張狂已日夜釀成梅長蘇的清,誰不懷念故友兄長陪伴那段時日,此時安好也不枉多年謀劃心血,今後天下太平,只願一生平安。


  蕭景琰橫手攬過,為其輕柔後腰,這已成他倆親密後的習慣,動情之刻溫柔繾綣,小心翼翼,他倆相吻相擁,臉皮少不了少時的羞赧,卻又按耐住那股橫衝直撞的愛意,輕柔互訴多年隱沒之情。

  言難盡,索性不言。

  以吻替代,落於唇眼頰,落於頸、胸、腹、心,點點吻星似火烙印思緒之深,纏綿愛意,抖抖身軀,情動時輕喘不淫喧,長腿顫顫而開,隨之相擁相傾,溫情以訴用情深,少時比武爭戰時的默契相通,驕傲之人卸下偽裝面孔,金陵少帥沈寂多年脾氣成了情趣,七皇子新帝耿直成了挑逗,不言說便懸心尖之上。


  思成情,念成意,三言兩語豈可盡訴。


  天色漸光,屋外寂靜,卻新帝睡意已退去無留,呼吸緩緩,懷中情人不堪情事之倦又淺淺睡去。


  少時征戰,光華正盛之時自我放逐以心明詔,遂得故友歸,情人回,互訴衷。

  天下國家正是安平,且讓他放縱一回,餘生相伴。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