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飛白(藺蘇)

優雅的污(?)

飛白之意,為墨筆畫過留下一點餘白未染。


--






  何須情思繞勾纏?


  一壺酒一盞茶,有情人對飲自醉,無酒無茶白水也沁得出一身親暱。

  低頭雙唇輕碰,指在曖昧處細細開拓,輕揉重壓都只為換得那人多一點的神情,皺眉輕喘,兩頰與唇微紅,情而不淫,愛而不色慾薰,只剩有情人相對。

  那一雙眼確實好看,挫骨削皮重塑骨肌血肉,惡狠狠地刮去一個人的跡,日日夜夜他看照出來的那抹幽魂,終究在藺少閣主懷裡化成了人。

  七情六慾,梅長蘇少了的,他藺晨都給。


  垂首輕笑,彎彎眼眸無語只洩千山萬水之念,一念為友之責,二念伴之情,三念情慾愛愧,千言萬語不帶兒女私情,只於飛鴿傳書句末輕巧帶上四字——安好勿念。一表情衷,紙筆墨入心。金陵之行凶險,他勸卻不阻,有愧有謝只好化作一句有你足矣,且又伴梅嶺風雪漫天。

  琅琊山水清秀空靈,養出逍遙人物,而幽魂似繩,一圈一圈繞住那鷹,成了籠中鳥,成了心之歸。

  一心洗刷赤焰冤名祁王之叛,是梅長蘇苟延殘喘至今意念,卻是藺晨這人甘心被縛,棄天下江湖逍遙於不顧,只保江左梅郎。


  鏡花水月在雙唇輕碰中成了實,水色月白之衣散於塌上,青絲交纏落於胸,靜靜掃去歲月年華愛恨離愁,愛意為伴,勾纏繾綣,北境風雪若似夢般恍惚,鐵騎寒槍比不過現在懷裡豔火灼熱。

  梅樹孤傲,枝幹攫天,輕蹭指頭,十指交握,淺喘低吟於耳旁,聲音微軟,輕喚,抗拒或求,少了平時麒麟才子笑傲風雲之淡,多了有情人低低之眷,也少了平日藺少閣主的風流玩世,多了幾分俗世凡人之戀。

  不枉他多年心血,十三年林殊成了明面上的火,而梅長蘇成了他曳在手裡的光,裸粉情動片片都是色,醞出一株綻開之樹,白粉紅梅瓣盡落,只待一吻如重生。

  腰骨摸上稍嫌瘦弱,圈在懷裡,微涼卻熱,輕擺腰垮,唇色瑰麗,眼瞼紅潤泌得出一點水光,紅痕落於扣著的腰骨與啃舐舔咬的胸,換得寬背肩胛上一道道曖昧。


  終究該是他的。

  七情六慾,挫骨削皮時只剩一念為憎,苦口良藥熬出了喜怒憂,口舌之爭養出了懼愛慾,七情而生六慾則始動,梅長蘇這熬了十三年的幽火,總該是他手上的光。

  耳邊動情輕喚,他只認長蘇,兩字故名或三字江左梅郎皆無謂,情到深處無怨尤,一吻封入無求。




  山水風光天色,天下江湖廟堂無聲喧囂,莞爾輕笑,對視相看,白首並肩,為願。






--


沒關係就讓我當腦補王嗚嗚

最近忙更新就少了,也對自己最近很沒信心。

難得一次不要臉的求些小紅心或小藍手,或評論,好讓自己不孤單。


親友分享 小曲兒的烏篷謠

輕舟又泊十里亭邊
船外風鼓梨花 墜落髮間
莞爾笑說只一剎
就已白首並肩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