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他記得(穆青觀點,隱CP殊凰)

口語化,自我流。

穆青角度描寫,以電視劇劇情為主,隱CP是殊凰注意

其他都是腦補亂寫得。

獵宮前看蘇先生啜飲霓凰交代穆青送來的茶,穆青說衛錚在他那住了三個月,所以時間點可能有誤沒有寫好請見諒rrrrr






小時候的事情穆青沒有記得多少,但總會有一兩件特別深刻的。


有一年他與母親、姊姊一起去了金陵,父親那年遲了幾個月才過來跟他們見面。

太奶奶笑了笑捏捏自己臉頰,把他抱在懷中,她說青兒來,指著一個全身穿得白白的,像爹爹夜裡說的鬼故事裡面孤魂野鬼才會穿那樣的人,說這個人要叫林殊哥哥,穆青癟癟嘴覺得自己才不要叫一個鬼當哥哥呢,可姐姐站在那個林殊哥哥旁邊,臉頰紅通通的,他想不能讓父親丟臉還是不甘願才叫了一聲林殊哥哥。


之後在金陵的期間,他的胞姊經常出門,他問姐姐與母親自己可不可以跟著出去,娘親給他的答案都說姐姐被召入宮,霓凰則摸了摸他頭,告訴姐姐這是去練習了,林殊哥哥很厲害,比姐姐還厲害,姐姐要打贏他才行。


小小的穆青想,怎麼可以讓那個看起來像鬼的林殊哥哥欺負自己姐姐呢!

他用力的揮了輝父親送他的木劍,跟娘親說我要保護姐姐時也窩在母親懷裡昏昏欲睡,可是卻下定決心,雲南搗蛋鬼絕對要打敗金陵小霸王。


金陵城裡的家小小的,他們在雲南有一間比這個還要大很多的家,大概只比太奶奶住的地方還要在小一點而已,他不喜歡金陵這個家,太小了,雖然冬天樹上會開漂亮的花。有次他忍不住問母親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回家,他的娘親笑了笑摸了摸他的頭說,她說金陵這個家也是家。





粉嫩的臉頰被冷風刮得紅通通得,穿紅色衣服的他記得那要叫景琰哥哥,穆青卻拿著木劍對穿著白色衣服的那個人說我要打贏你幫姐姐報仇!

語調還軟軟的可是卻有一股決心,那個穿白衣服的人大笑幾聲後說好,可是他說他要換一把劍,他看著那人叫屬下送上跟自己一樣的木劍,在開始之前穆青大喊說他一個人就會保護好姐姐的!


府裡的叔叔們有時候還會輸自己呢,姐姐都贏自己,怎麼可能會輸給這個人?





穿紅衣的哥哥抱起了他,打在手背上的那下很痛,可是穆青忍著沒哭,那個人,他現在要叫林殊哥哥的人過來捏了他的臉頰,他說他會保護好霓凰的,卻也說一句穆青也要保護好她。

穆青說好,眼淚在突然咬了林殊往自己臉上掐的手指時掉了下來,以後他一定會為了姐姐打敗林殊哥哥的。




雲南小搗蛋鬼跟著軍隊回了雲南。

穆霓凰操著纓槍練習,卻在有時候父親懷裡拿出一封信給她時紅了臉,那時候他看見姐姐的臉會比練武時紅的更紅,她說她要先溜回去房間看信,她又說穆青不准跟,也不可以偷看。

有一次小搗蛋鬼皮了偷看他姐的信,多數的字他看了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可是最後署名寫上林殊,被抓到的時候,父親與姐姐罰他要把習箭場的靶都擦乾淨,苦著臉就知道不可以不聽話,穆小王爺去擦箭靶這事能看嗎。








再大一點,他記得更多了。

有一次晚課結束,回到府大廳卻看見父親與母親臉色哀戚,姐姐在母親的懷裡,聲音聽起來在哭。


父親說我相信赤焰軍跟祈王殿下,只是陛下處斷已下,若我們在金陵也可能會被連累,只可惜——

姐姐說她相信赤焰軍,還有林殊哥哥。

母親對著他說青兒,沒事的趕快去沐浴休息吧。



金陵城裡染紅的赤焰案只在他穆府掀起了一夜波瀾,隔天穆霓凰紅著眼睛說沒事了。

穆青卻再也沒有看見她收到林殊哥哥的信。





穆王爺受到南楚偷襲受了重傷,他們跪在床前,母親在旁拭淚,父親說南境百姓的命交在你們手中,喘著氣還剩一點力氣,父親又說穆青霓凰你們要保護好這天下。


後來棺木一蓋,麻衣孝服,跪拜焚燒紙錢,南楚大軍忽逼近邊關,老將說他們領兵,姐姐擦乾了眼淚站起身說她去。

穆青站在關上,南境大軍臂綁白帶,於前穆霓凰架於馬上白衣素縞領兵站前,風把他們穆家軍的紅色旗布吹得飄揚。

隔年大病一場的母親也跟著父親仙遊了。





襲爵那年,他們同時被召入金陵。

皇上要為霓凰郡主比武選親,穆青只想著姐姐要是能開心一點,都好。


赤焰案大了一點他是知道了,府裡老將有幾個會偷偷找自己說郡主這樣該怎麼辦,捨不得啊,都是自己看長大的孩子,穆青那時候只笑了笑回那些長輩們說,姐姐開心就好,你們啊就別管了。


別管了。

比武招親上那些什麼奇怪的人就算霓凰根本不關心他也要幫姐姐挑過,赤焰軍少帥是再沒有這個人了,可是他答應過林殊哥哥要保護好姐姐。

老魏說姐姐跟一個書生廊下談心,他記得書生最會騙人了,他叫老魏去試探試探,結果被那個書生的護衛給擋了下來,他又說蒙大統領護了那個白衣書生。

回了穆府姐姐斥責自己魯莽,白衣書生乃是江左盟宗主梅長蘇,穆青一聽就算他時常在南境,江湖風聲趣聞他可沒有少關注過,他想好歹是天下第一大幫盟主,這個人勉勉強強配得上姐姐。

那個北燕百里奇長得太醜,武功看起來又很高,他可不喜歡這樣的人姐姐的對象,可是論打也不好打過,既然那個人幫姐姐執掌文試,那天下第一大幫的江左盟,總該有幾個可以贏過百里奇的人吧。


至於有膽玷污他姐的人,他穆小王爺自然有教訓他的方法。




蘇先生來府上的時候,穆青看著姐姐雖然只是微笑,卻是真開心的。

女孩子家的禮儀都用了,如果是這個蘇先生,他到真的覺得可以,就算不會武功也沒關係,因為姐姐是開心的。


金陵城裡的穆王府,還是跟他記憶中的一樣小,蘇先生交待的事他辦得很妥,卻不懂皇上為何不讓他一同回到雲南守著南境。

太奶奶仙逝時姐姐從南境趕回來了,後來穆霓凰自請守陵,他回到南境。


再來殿前鳴冤,穆青知道赤焰案只是一紙詔書,簡簡單單的叛亂緣由,殺進了梅嶺赤焰七萬忠魂,殺掉了他記憶中說要保護好霓凰姐姐的林殊哥哥,蒞陽長公主手上謝玉手書五大罪狀,叛亂只是虛有,終歸只是順了老皇帝心裡的那份忌諱。





再來的再來蘇先生成了梅將軍,最後一封信送到南境。

他瞄見了那字體,似乎跟十多年前林殊哥哥的很像。




這時候他抱著穆霓凰,穆青第一次覺得守護南境數十年安平霓凰郡主,他眼裡從小到大如此堅強的姐姐,現在只是一名瘦小脆弱的女子,連流淚也成了壓抑。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