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看了 @一壶茅台  太太的畫,斗膽寫了個小評(艸






雖然太太表明了那句話未說出口的話會是「對不起」,但個人認為藺晨更怕他說「謝謝你」吧。




一直以來都覺得藺晨這人琅琊山好山好水養出的一身逍遙,卻就栽在梅長蘇這盞青青幽火上。

四張長圖,一張一張卻飽含爆發力,孕育出濃厚的情感。

肌膚相親的情感是愉悅的,愉悅自己擁有這個人,得了這份情,卻最終留不住他多少夜裡看顧出來的梅長蘇。


在床塌上雖說及時行樂,行樂只是藉口,及時才是真的,任何的言語、肢體碰觸,都只是為了更珍惜這段時間,冰續丹一服,三個月之後只剩一抹幽魂。他既說了你雖失信我卻不能食言,只伴君至最後,三碗水酒或茶,一柱清香,就只能如此了。


聯想到電視劇裡藺晨說「別說謝,一個字都別」,揉在這大概就是藺晨對他最大的包容,為你所做的只要是你希望,我都會盡力所能達成,陪伴你直到你完成所有事情,能與我笑看風雲。


梅長蘇是知曉的,所以他愧疚他不捨,可是於兒女之情前,更重要是家國平安,所以林殊回來了,他把梅長蘇活活在藺晨面前扼殺,也許意味在斷情,卻得了那人一句你雖失信我卻不能食言。


在軍帳裡相對,三個月,留給這兩人相處只剩下三個月,一舉一動都只會想牢牢的把對方刻印在自己腦海中,所以流淚、所以親吻、所以那些愛意愧疚溶成夜裡的肌膚相親,揉成一個擁抱,一個吻,說多了太殘忍,說少了不捨。


滿滿的都是情與愧疚,

滿滿的只能化成最簡單的吻與擁抱,

至少最終不愧於心。




一壶茅台:



军帐肉的最后一条。


那些非常火辣的肉被我吞了。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1)
热度(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