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拍照(藺蘇/現代AU)

攝影師/小說家,OOC什麼的自由心證

最養不起自己的職業(幹

聽說今天白色情人節。


續篇 他說來,看鏡頭。(NC-17)










喀喳。


藺晨攝影一向率性而為,沒什麼好猶豫了,在那一瞬間就是那一瞬間了。

那一瞬間他所見屏氣凝神的美,就值得他拿起相機等個五六個小時,才按下第一張照片,或有時候小洞內窺見那刻太美,他就會忘記拍照,變成了獨享。


他對梅長蘇說來看這邊,鏡頭對著那人移了移挪了挪,一步兩步三步靠近後退左邊或右邊,那人卻像是繃緊神經如臨大敵,臉上線條如刀一樣剛硬,平日彎起眸子談笑風生的輕鬆又不見了,他又說你大爺的梅長蘇是你自己要拍的,還不正經點!

大作家拿下眼鏡,揉了揉鼻樑,低頭碎念——我真不懂我為什麼要答應給他們刊我的照片,我又不上座談會。藺晨一手抓著相機邊念換上短鏡頭,他回那是你笨,白璧藍色懶人沙發,後面還有他們家的書櫃勒,梅長蘇穿一件白底灰藍細條紋襯衫,藺晨嫌棄他挑的西裝外套太古板,不如直接穿襯衫就好。


好拉你小爺就這樣別動。

什麼?


大作家被人推倒在沙發上,長腳一跨攝影師就跪在他身上,他又說來,長蘇,你看這邊。梅長蘇瞇著眼帶著笑又回鬧什麼,編輯那邊可催照片呢,他想當然爾也知道藺晨只鬧他好玩,給他放鬆。


我才沒鬧呢,答應幫你拍就是給你了。

那藺大攝影師可拍好了?




不拍了。

欸?




照相機隨著那人彎下腰的動作朝梅長蘇壓來,鏡頭都快砸在作家那張好看的臉上時他移走了,鼻尖相蹭,才緩緩要了一吻。





藺晨說不拍了,不交出去了,他說我給你梅子照片,你交那張吧。


梅長蘇懵了又問你讓我交一只貓的照片?


對,梅子。










他最後只拍了一張梅長蘇躺在沙發上望著他的照片,彎彎眸子裡滿滿都是無以名狀的星。








--





他瞇著眼在床頭櫃上用手輕拍摸索了幾下都找不到眼鏡。


藺晨在床側問他幹嘛呢,梅長蘇聲音有些乾澀回了他一句找不到眼鏡,不在他睡前習慣放的地方,然後因床被下摸上赤裸腰臀懶過去的手給驚到,側過臉就還是瞇眼對焦質問一句你幹嘛。


他說別找了,昨天做愛的時候丟在沙發上了,又說看清楚我就夠了。





--


那個什麼早上被東哥照片殺到了嗚嗚嗚嗚


https://images.plurk.com/jrSa0Ng1r.jpg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