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凡生(靖蘇)

  登基三年有餘,新帝恪守,先帝逝去時為其守孝,一切從簡捨去奢華,重塑大梁國風。


  又三年前藩屬敵國叛亂,四方夾擊,一時之間大梁偌大腹地安平卻倏有四面楚歌之感,世人只道方時監國太子舉兵得宜,南境霓凰郡主震懾南楚兵敗,東海水兵亦有赤焰舊屬聶鐸善役,北燕鐵騎對上聶鋒疾風將軍,在快也被攔腰截斷,唯獨當中對上大渝皇軍於北境梅嶺之役最為慘烈。

  禁軍首領蒙摯臨危受命,監國太子三請三會白衣布卿蘇哲,共討治世舉兵之策,終究請得此人出世輔佐親上前線,一保大梁無憂,輔軍戰術精妙果斷,一時之間有人感嘆此人行軍頗有當年隕逝沙場赤焰風範,卻有更勝昔年林殊少帥與林燮元帥之決,只可惜天妒英才,白衣布卿赫赫傳說止於梅嶺風雪,留世人只道一聲惋惜。




  三年有餘,靖王府留株的紅梅終究是開了。


  三年前盛艷於七皇子立於大殿之外,足踏紅毯,步步向前,金冠首封紅袍加身,成了監國太子。力振大梁數十載風雲沈淪之氣,更甚當年祁王,一心一意為蒼天百姓、為其兄其友蒙冤洗淨成出一片忠肝義膽。

  興許是當年靖王得勢蒼天有眼,終究讓百姓求得安平,靖王府內地靈人傑梅樹盛開傾盡而出,白粉交染,於紛飛大雪之下卻染出一片春色暖意,染出數十年大梁國運昌隆,如今卻三年不見紅梅結苞,只存白梅苦撐孤苦,所幸今始孕育含苞,樂得照顧靖王舊府的軍將日日回報。



  一襲黑衣金龍紋盤旋,雪日思故人,林家宗祠遠望一眼,不忍只有香煙憑弔,木板單薄刻不了懸名於上之人一生血汗戎馬,卻蒙冤十年,然終究等到血脈孤苦翻案,卻又天下國安無情奪去白衣少年。

  蕭景琰不語,獨立亭前簷下遠望,見爐上香煙裊裊,不必細看,誰的在哪他都一清二楚。帝王之路孤獨,雖有母相伴,卻再無知心之人論世策計願景,故友摯親,那人一道孤影長長,只願百年之後路上遙遙不忘相等,再似昔年策馬風流。


  他欲輕嘆,一了思念收藏心間,卻突然驚覺牌前明珠只剩墊下麻布粗影,錯愕之餘大步流星向前而行,驚得禁軍之首蒙摯叫喚,一拾碎布,東海明珠失竊,軟布上卻只留紅梅。

  他問蒙摯當年,卻不敢存有太多期望之意,若黃粱一夢也罷,宵小竊去也罷,存一絲希望若非只扼殺自己,他卻幾經思付,還是輕言擺駕靖王府。


  行過梅長蘇獨立門前等待的簷,走過少時嬉鬧廊道,梅樹在內庭,遍地白雪似銀,腳步不快不慢,記憶如狼直奔低鳴,他卻暖得一身無畏,於廊下眨眼不敢輕喚,怕吹散一縷幽魂,只見紅梅之下一人獨立,灰衣狐裘,梅落於雪上,給那人身影點出鮮活之氣。





  他無喚,卻巧四目相對。

  明珠暖爐捧於他之手,一擁卻只道回來就好。




  少時紅梅初綻,他倆於此共賞一季冬景雪巖,於下比武論兵共飲。

  如今一擁,懷裡溫暖,天下寂靜,只足故人回擁輕喚一聲帝王名。







--


一開始只是共賞同株梅發想。

卻不忍帝王之路遙遙,此人孤獨前行。

見梅長蘇沈冤心血,同見蕭景琰餘生保大梁安平。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