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可好?(藺蘇)




梅長蘇終究是死了,死得乾乾脆脆的,像是睡著嬰孩般滿足,焚去屍骨收整的時候一陣風雪吹散大半白末,梅嶺山谷大片所對大梁江河,還餘的,就帶回去琅琊山了。

葬在梅嶺,與他所望,天地為墓,杯水茶酒,香煙姑且一祭,勿念,與七萬赤焰英魂共眠予安。




藺晨帶走了飛流,指示了江左部下回歸,黎綱甄平鼻音濃厚才問留或不留江左盟,他只言隨意吧。二者不足一個江左梅郎,卻也還可穩得住一個天下大幫,再有問題那便飛鴿傳書至琅琊山,那人自知理虧未付,心心念念也只敢付了一個飛流與大梁安平,而他卻多允了一保此生江左順遂。



武夷茶長年佇於琅琊閤採購名單,一年卻只收半斤,頂尖的,只於冬雪日啟封,春日埋入梅骨樹下,梅酒茶共度,伴了一枚在琅琊山的衣冠塚,與藺少閤主一人。

江左梅郎的那本翔地記給新帝紅著眼框討去,飛流說不可以,藺少閤主卻笑說一本翔地記而已,蘇哥哥可是留了許多本書要給飛流讀呢,逗得男孩說讀書太難,藉此沖淡不知所措的傷。

林殊的赤焰手環給他藏了起來,梅長蘇託過來的,又說記著誰都好,黃泉路上必定恭候少閤主以伴一路不孤,也唸別太早,養一點風流氣度再來相見,可好?

那人在雪地提筆所寫,筆鋒勁道有力,為藺少閤主點註此生瀟灑的羽扇他不離身,爐火暖室,白水沸騰,一壺酒,一杯茶,一株寒雪下獨開的梅,雲淡風輕,卻祭此生再無江左梅郎伴遊天下江湖。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