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如春。(藺蘇)

 @m1211nasu  的藺蘇圖衍生嗚嗚嗚嗚

愛戳戳發糧QQQQQQQQQQQQ




--




  落櫻似雨,琅琊山一片山頭地界都給染粉了,更多些仙境風骨。


  琅琊閤當家少閤主興沖沖進屋襲入一陣暖風拿了壺熱酒,便說布蓆軟墊已備好,就只差梅宗主賞臉前去了。

  他原先有些慵懶,坐臥桌前閱讀,微風輕吹搖擺竹簾,午後陽光明亮不刺,卻是飛流早就被拐著備好毛裘,提著糕餅點心盒一臉期待,再拒絕就是惹男孩癟嘴不悅了,他也只好勾起唇答好,讓飛流為他披上毛裘而行。

  茶香酒香混著入鼻,算藺少閤主聰明,上好的春茶備著,滾熱白水一倒一傾得了一杯,味甘色淳,天色映出成了一片金黃,他抿了口,又撿了塊桂花糕溶在嘴上。地頭主倒是愜意側臥支手撐頭,一壺酒剩餘溫還在淺啜,眼睛彎彎衝著梅長蘇直笑,飛流剛剛被這人哄騙喝了口酒,上好的梅酒被男孩一臉嫌棄的吐掉,直說討厭便溜走在林間花雨追鴿子去了。


  「我說長蘇啊,這麼正經做啥呢?躺下來看看這藍天白雲唄。」

  「藺少閤主愜意,可長蘇是在人家地盤上,且不能失了禮儀。」


  「去你的,你要有能那麼尊重,怎把我當小廝叫喚?況且我說這琅琊山本是我的,我叫你躺,你就躺著唄。」

  也不管人怎麼想,藺少閤主手一伸便拉著人讓他一同倒臥於布蓆之上,幸好茶水杯盤都擱在一旁几上,除非特意勾去也不會翻倒,梅長蘇罵了他一聲魯莽,藺晨回一句他看過好好的呢。

  陽光不刺,可卻冬末寒意都被春日煦光熱出,山林微風,早開的櫻垂落凋零,藺晨又為飲酒而起身,梅長蘇也看著他靜靜遮去自己身上大片光色,花瓣紛飛,樹幹枝影被遮去,所見卻是那人飲了口酒,光影跳耀塑成的臉龐,好不逍遙醉臥人間。

  天青外衣清淡,梅長蘇倏忽一念使他鬼使神差般伸出手,欲為那人撥去垂落肩上粉紅,倒是被人捉著正著。


  他低頭一看,使得肩上花瓣墜落於江左梅郎胸前,而那人眸子裡都是笑意,盈出一片柔情,他問你想偷襲我?

  視線對上無懼平淡,梅長蘇啟唇輕答誰叫你不把髮冠束整,弄得我搔癢,還是藺少閤主覺得垂髮遮臉才安心,怕自己無臉見人?


  沒良心的。他又言。難道就不是我太英俊使你看出神?

  梅長蘇彎眸又應。少閤主天下風流,還要不要臉,長蘇就真的不知了。


  一句話逗得藺晨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手抓著還沒放呢,不給點懲罰還真不行,看著那雙桃花眼人又往前彎腰親去,多年了,情意恩重早化為鴻毛,不言說也知那人淡淡心意,說多了太重,說少了太輕,不說卻洽剛好。

  酒香茶甘混著,唇瓣輕碰摩挲相貼,一如梅長蘇方才所嗅聞氣味,只是更加強烈,混著甜品膩味與多年溫情。


  飛流捉了鴿子回來大喊著不要臉,藺晨鬼叫了一句真會壞事,也不顧美人在懷起身便輕點腳步追著飛流哇哇大叫,梅長蘇則起身又倒了杯熱茶捧掌抵唇笑看如此鬧劇。




  只求餘生現世安穩,景色如春。






--



媽的寫到我自己都好想哭

謝謝戳戳大神發糧QQQQQQQQQQQQ


個人是私自設在大渝血戰後歸隱江湖。

有人說關於飛流為何指控不要臉這點,我認為雖說飛流心智不全,但宗主或鴿主多少會教飛流非禮勿視非禮勿聽,且二人親密時或許在宗主被偷得一吻時,會告訴飛流這就是下流與不要臉之類的吧。



公共電視「一把青」片尾

林宥嘉演唱天上的男人 地上的女人

但求餘生
現世安穩
無戰止爭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