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痴。(藺蘇)

前面偏意識流(???)


--






  他見那人駕馬朝他狂奔而來。

  白衣銀袍,於雪之上,融為一體卻又特立於此,漆黑的髮紅通的頰,神采奕奕,風流少年。

  林殊於他前下馬,而梅長蘇佇立雪地之中,雪停了白梅卻盛開,江左梅郎髮冠半束,白衣毛裘包覆,拱手作禮,灰藍儒服於下若隱若現。




  林殊問他是誰。

  他答在下江左盟宗主梅長蘇。


  林殊又說他未曾聽過梅長蘇這人,可又見此人氣度不凡,肯定是號人物,正欲開口再詢,卻是那人已答。

  梅長蘇看著他,望進少年那雙眼裡,仿若可以看見熾熱的、鮮豔的,似火似血的紅,他抿了唇低聲又言我乃十三年後橫空出世,麒麟才子梅長蘇,我也是赤焰主帥林燮之子,赤羽營主帥林殊。


  林殊聽言微微皺眉,卻又問,你怎麼可能是我?

  他又回,因故,七萬赤焰軍,魂斷梅嶺,無人焚香,無人祭拜,僅以天地為墓——我又怎麼能不成為梅長蘇。


  少年將軍一聽卻是愣了,他該繼續追問前因,卻也只是牽著馬繩,任由梅長蘇瞧著他那錯別十三年未見的愛駒看去,微微鬆放韁繩,由他伸手往那匹馬側撫去,輕碰馬兒臉側,感受十三年前陪著自己奔走山水一路尋自此的溫熱生命,靜靜地輕拍著牠,馬兒吁了一聲,前蹄刨地,卻乖巧的任由梅長蘇輕碰。


  梅長蘇又說牠與我記著的一樣漂亮。

  林殊未答,梅長蘇也任由著少年將軍沈默,他知道自己肯定在腦裡思索一切,直到那人又問,那其他人呢?




  梅長蘇回盡我所能,保其性命無憂。








  他倆對視,卻是無語。

  一人雙目炯炯有神,仿若天下再難也沒他林殊辦不到的事;一人目光幽幽深遠,清淡卻堅毅,一身火熱熬成冷冽傲骨,孤身獨立於梅下。



















  「你可終於醒來了,怎麼,皇帝送來的十三年桂花釀就讓咱們天下第一的麒麟才子給醉了?」


  甫睜眼便見藺少閤主低頭擒著笑朝他看,人是給藺晨枕在膝側的,一雙手悄悄在他頭側穴口輕按,給人紓緩些酒醉的暈眩。

  梅長蘇低吟了一聲,久未如年少時飲酒,卻不知心情愉悅還是這十三年的桂花釀就令他如此懷念那口甘甜,該稱故人入夢合也不合,身體或多或少留一點酒精發熱後的慵懶,抖抖身子,卻換得藺晨細心照料,將其獸皮暖被又拉高了些。


  「⋯⋯藺晨,我夢見⋯⋯林殊了。」

  「我說長蘇啊⋯⋯你是不是太自戀些了啊,居然還夢見自己。」


  被調侃了一句,梅長蘇也懶得理那人,卻又還是閉上眼時才碎嘴了一句你大爺的,才說再自負也無藺少閤主風流。

  血液裡的暖意還未全退去,暈眩感與那人為自己輕按額間的手令他舒爽,一時半刻梅長蘇也沒從床鋪裡起來的打算,弄得他昏昏欲睡,腿根被壓酸壓麻了藺少閤主也是他咎由自取。












  「那林殊,可跟你說了些什麼?」




  「他說,好。」














--




一直覺得應該有這段,在我心裡面。

林殊與梅長蘇的自我對話。

也很猶豫要寫成無CP或是靖蘇藺蘇,可不管哪個藺蘇會是甜的,對靖蘇卻不知為何有種殘忍之感。

所以最後成了藺蘇。


田馥甄 矛盾

同樣一個懷抱水火都沸騰 快樂凝望不快樂 妥協共生
同樣一個腦袋對立的靈魂 勇敢挑釁不勇敢 激烈辯論


又貪嗔癡乃佛家三毒。

痴,又稱痴毒,是指人有迷闇之心。心性闇鈍,迷惘於事理。或對事理顛倒,因果迷亂。也稱無明。 無明為十二因緣之首,為有情生死流轉的根本。無明,即對世間道理及佛法義理迷惑不解,由此引起種種煩惱,即「一切雜染所依為業」。無明就是沒有智慧,也即是愚痴。


我媽帶我去禮佛的時候,絕對沒想到她女兒幹這種事情(幹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