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月事(琰殊/靖蘇,性轉注意)

性轉注意!!!!!

百合注意!!!!!!


(裸)








--防暴一下




林殊躺在床上蜷曲成一團,七公主早就得了林家首肯,不必特別拜會遞帖也可直入林府少帥閨房去。


「⋯⋯小殊你還好嗎?」

那人從被窩裡探出一雙紅通通的眼,吸吸鼻子癟癟嘴,看起來可憐萬分後才慢慢說了句不好。


「母親跟姑母交代你好幾次,要你盡量不要吃太熱或太冷的食物,你怎麼就不聽呢?」


「誰知道哪些太冷哪些太熱啊,你這頭牛姑娘最好就記得那麼多⋯⋯」不反駁就不是她林殊的性格,況且軍中有什麼食物,家裡有什麼食物,通常來了就吃,哪來挑惕那麼多的,行軍嘴饞時還不壓下來,家裡不就是她林殊的天下,為何不能一飽口福呢。


「你唷⋯⋯」

蕭景琰頭疼,林殊體質偏熱,可葵水來時前又嘴饞偏偏嗜冷或燥熱之物,這人什麼事都精明,卻在這事情就散慢了起來,月事期日也不稍記,每次都等待疼得一臉慘白,嚇得衛錚或蕭景琰代林殊開口告退,得了一會休緩。說說這衛錚還真可憐,蕭景琰記得林殊月事期日也就罷了,結果他一個大男人為自家少帥居然要記得這時日,還真是夠倒霉的。


「我又不像你,宮里有嬤嬤跟太醫幫忙照顧。」

「最好⋯⋯在這金陵城誰不把林家姑娘當作寶在疼的?我在軍中也是自有分寸的。」

七公主說著,手就隔著被褥輕輕拍著那疼得扭曲鵝蛋小臉的背,頭髮亂糟糟的,她林殊今天還真打算不從床鋪上下來,要是在軍中,不管多疼這人還是會提槍駕馬上陣殺敵,一身颯爽,可回到金陵不在習課時間,就變成一攤泥軟在床上哀號肚內扭曲。


「景琰,替我揉揉。」

「⋯⋯就知道使喚我,叮嚀妳多少次了,疼了就別哀。」

唸歸唸,她卻還是伸手為她揉捏腰側肚腹,能讓現今公主紆尊降貴服侍至此的,大概也只以這個金陵城最明亮的林家小帥了。


晉陽公主令廚房熬煮的黑糖水終於是好了,端進來的時候,也沒有少去蕭景琰一碗,林殊終於心甘情願的從床上起身,喝點熱糖水,緩緩肚內折騰。

她倆原先約好今日遊湖去,林殊如此,蕭景琰更不會拖著她往外跑,拾起案讀書櫃上兵書,她倆倒是共讀共論了起來,打發了林殊一日。















「疼嗎?」

蕭景琰現在問著側臥在懷裡縱橫天下的麒麟才子,以前林殊葵水來時總是哀疼的,可梅長蘇不一樣,不知體內餘毒使她過於清淡,還是梅嶺大火燒毀了林殊之性,好似連疼都不會了。


「不疼,有晏大夫照料著呢。」

「總叮嚀著妳要注意月信,現在才知道我的苦心了?」

「去你的,我又不似靖公主被人細心看護呢。」


「女孩子說粗話總不好。」

「你是特意惹我生氣的嗎?我打不過妳殿下就如此?」

「小殊,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看人似要皺眉動怒,可七公主殿下倒是是熱見於如此,手指冰冷的不似她認識的林殊,那些以前對著她親暱交談撒嬌,卻因為蘇姑娘謹記君臣之禮幾乎不見了,偶爾才有一點點洩漏在那人無意識的舉動之中,指掌搭上獸皮遮蓋之下的溫熱肚腹上,輕輕揉了起來,就像以前七公主為林府少帥舒緩一樣。


一雙桃花眼紅通通看著她羞澀,她低頭忍不住趁人之危輕薄這人求了一吻,這樣便足了。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