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琅琊榜】藺蘇、雙鴿主隨筆 (共三則)

Plurk上 Bz+骰子點梗 +1cp遊戲


TAG:佈滿背部的抓痕


  藺晨拿了罐軟膏給他,一言不發地把他拉進了內室,起初梅長蘇還困惑的持著那罐軟膏不解,直到藺少閤主開始大剌剌的脫起了衣,江左梅郎就把那盒軟膏砸在藺晨背對他剩下裡衣的背上,嘴上說著白日宣淫成何體統,不知是羞氣了還是怒氣了,隨後往外室走去便要離開,也不管那一聲哎呦叫得多大聲。

  少閤主這一急就把人拉了回來,抱了個滿懷,然後在梅長蘇耳邊說那是專治破皮紅腫的,你昨日抓的⋯⋯長蘇,總不能讓我找其他人擦去吧?




--


布滿背部的抓痕實在太性感了(艸









TAG:反綁手臂的襯衫(這太難改成綁繩子比較快(乾



  藺晨輕喚側過身過去的時候,就瞧見梅長蘇支手撐在岸桌上直勾他看。他挑眉,拾在手裡在涼夏解熱的扇子順勢闔起,動作輕浮闔起的扇端就往江左梅郎的下巴挑去。


  「怎了,看你藺晨哥哥太英俊喜歡的很嗎?」

  「藺少閤主天下風流,有誰不知呢?」

  「哎呦呦——這是跟我吃醋啊?」

  「你手過來。」

  藺晨想諒梅長蘇那個病弱身體也不能拿他如何,他放下扇子擱在茶几上,伸出了右手就往梅長蘇那越過桌子塞去。


  「喏。」


  「另一隻手也來。」

  為此他還特別調整坐姿,本來側臥慵懶只好撐起身子,盤腿而坐又將雙手越過桌前遞在梅長蘇面前:「⋯⋯怎麼難不成你要跟娃兒一樣打手心?」

  「你猜呢?」

  「長蘇,你在玩什麼把戲以為我不知道嗎?」

  「就怕你不知道,」江左梅郎彎唇一笑拾起剛剛拆在桌上禮盒的綁帶,手指在那人手心輕刮撩撥,紅線在藺少閤主的雙腕上繞阿繞,藺晨笑得曖昧直盯著梅長蘇的眸子,他想原來是這個意思在吃醋啊,那人還用眼神勾了他,讓他傾身往前索取一吻,卻換得江左梅郎悠悠哉哉在他耳邊輕道:「⋯⋯我賭你拆不了這條繩。」




  「如果我拆得了呢?」

  「隨你處置。」

  「這可是你說的。」本以為美人在懷,唾手可得,可是雙手施力發現扯不開時,藺晨就感覺不太對了,然後江左梅郎朝屋外大喊著飛流,藺晨哥哥讓你打他,不還手的。




  「放心,那個結是赤焰軍綁戰俘專用的,很難開的。」





--


你總說你不認識林殊,我保證你認識他之後不會後悔的。

結果整個江左盟赤焰舊屬沒人要幫少閤主解開(幹






TAG:黑白鴿主 (ryyyyyy



  「⋯⋯你就不擋他?」
  藺晨用小杯喝著酒,那人就把酒瓶直接拿起來大氣的喝了口,攣生子他倆面皮同樣,可是心思個性卻倒是完全不同,除了嘴上挖苦對方這點之外。


  「他的個性你要是能擋得了的話,你去。」


  「用強的把他留下啊,他那麼信任我們,也料想不到我們會在藥裡下藥,別跟我說你沒動過這心思。」


  來人一襲黑衣坐臥在旁,一黑一白並坐在案前,舉杯一抿或對壺一口爽快吞落喉頭,藺晨喝完那一杯,看著孿生兄弟手上那一壺便伸手去搶,而那人扇子一把拍在藺晨奪取的手上:「怎麼借酒澆愁?」





---



噗浪一燒黑鴿主忍不住就腦了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