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瑯琊榜】許諾(藺蘇無差)







  翻手一轉輕易抓住梅長蘇原本縮手躲去把脈的腕,藺少閣主自信地挑個眉擒著笑看著他的病人,依江左盟盟主現在這個藥罐子體質,自然是躲不過他的診脈,只是那人像是個孩童般彆扭,屢屢嘗試。




  「怎麼?遇上你藺晨哥哥就變回娃兒拉?」


  「⋯⋯誰是娃兒,我說你藺少閣主天天診脈,到底還能診出什麼名堂來?」


  「哎呀、你這麼說就不對了,當年要不是我替你天天診脈,怎麼,你現在會在這?」




  「行,」藺晨鬆手離去,被診完脈的男人手腕才輕輕垂下,袖口遮蓋起指掌,把微涼的手指收回藏在懷中溫暖,「你藺公子厲害,只是在這樣診下去黎綱跟甄平擔心的連補藥都要再上一輪來了。」


  藺少閣主一副風靡萬千少女們的姿態愜意地倒了杯酒,抵在唇邊:「苦死你這個小沒良心的剛剛好,只在你藺晨哥哥前喊苦到底是存了個什麼心啊。」數落完他才淺品了口酒吞落。


  久病成良醫,梅長蘇怎不知道這各帖補藥都是瑯琊閤與晏大夫,還有藥王谷特意為之,天底下已經快沒有什麼地方要比他的江左盟藥房還懂得煎藥的地方了。




  「我看你黎綱跟甄平都快成為藥房的門神,天天守著那一盆火也不累,都快成煉丹童子拉。」


  梅長蘇聽見了也只為自己到了一杯暖身的熱茶,茶香味甘,大渝戰事之後,九死一生無悔初心,而他在這人手下被救活了第三世,得來不易的第三世。當他從瑯琊閤清醒之際,那人硬生生的從鬼門關又把梅長蘇這個人給扯回來,他知道,許給霓凰與蕭景琰的諾言屬於林殊,然而這允給藺晨再活一世的諾言是梅長蘇。


  冬季雪寒,藺少閣主一句你雖失信我卻不能失約,伴了他林殊最後的赤子之心。






  「是是是,我知道你藺少閣主守的火爐最多。」








  他望著那壺燒開茶水飄散的白煙出神地想,第三世他也只能是梅長蘇了,縱情山水風月與江湖的江左梅郎。


  垂下眼他低聲,在藺晨爽快喝酒時低聲說道。












  「⋯⋯答應許你一生,便是了。」






















--




然後藺少閣主就一口酒噴出來了。(幹




--




其實蠻喜歡宗主在與藺晨交談時,才會特有的鬥嘴往來。


大概在江左盟裡沒人管得了他,又是宗主需要穩重才可行大業,


晏大夫又抓著他叮嚀著死死,


在霓凰與景琰面前他又是權謀術士梅長蘇,即便他是內裡是林殊的骨幹與肉,但卻無法再次成為林殊。


萌萌大概是因為長輩又是知曉十二年的人,梅長蘇也不會特意瞞他,偶爾會透露一點林殊的頑皮,但卻也不多。




只有在藺晨與飛流面前,無意識會有屬於金陵小霸王的傲氣。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