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KINGSMAN】如煙 (EH)


有幸為弦酒大大的本子 【Kingsman】Till Death Do Us Part  插花。


《如煙》




 

  他整理起哈利的藏書,很早以前都就應該要照著姓名字母,照著原先主人的習慣放置回去的藏書,可是因為對方久久未來到這書房的緣故,所以他遺忘了這個好習慣,只是現在——他應該將一切恢復原狀。

  依照的姓名字母或是書名而塞回書本時,他想起哈利曾念過裡面的詩給他聽,他記得那詩的內容,與哈利沈穩的嗓音在自己心裡面迴盪不止。

  他應該要為這些而哭泣,或是哀傷,但是他沒有,伊格西想他有點無情但是這並不做作,生老病死乃是人生的一環,在他為對方戴上相同款式的男戒,在他的夜裡吻著哈利,在早上享用對方烹飪的早餐,在寒冬及雨天裡用體溫去碰觸對方因後遺症顫抖的雙手時,就已經知道這樣的發展了。

 

  他不害怕,害怕的人是反倒是什麼都沒有表示的哈利,他能感覺得到,不要問為什麼,可能是因為他愛他的關係,才可以感覺得到那份細微不知名的哀愁怒張在他們之間的空氣裡,很多時候,所以他們用很多很多的時間先後建立彼此離去的設想。

  那是伊格西先開始這類關於以後的話題,信仰對他們來說有點荒誕,但是伊格西說不介意有個牧師能為自己朗誦可以上天國的祝禱喪詞,他希望能獲得一點祝福,或是哈利對他的愛,像是可以在併攏三指後再輕輕一吻貼在他的棺木上——伊格西說這樣能感受到他最後全心全意的愛,那就很足夠。

  哈利不發一語的把他的提議都聽進去,然後很久很久後才嘆息地說了年輕人你會活得很久,久到忘記你曾經說過這些,而年輕的加拉哈德回應起對方關於遺忘的話題,他說自己才不會忘記自己說過的這些,如果是哈利的話只要對著他棺木上的一吻就夠了。

  那時候在雨天慵懶坐臥在沙發上看書的哈利對著他眨眨眼,然後沈默把視線歸回在書上,不再為此發言。伊格西擅自揣測對方正在思考關於這些生老病死的話題,又兀自想起他錯過了哈利的名字第一次刊登在報紙上的機會,而他有了第二次經歷對方差點刊登在報紙上的喪訊,卻幸運地使那變成他們一同出現在印刷油墨上的喜訊,至於最後一次,紳士上報的最後一次,不論是自己,或是哈利,他們將一起面對。

 

  他並不害怕。

  他曾經這樣想過,可是在夜裡床鋪上愛偶蹤跡以及氣味消逝之時,痛心疾首像個孩子般哭泣。

  哈利給他很多,多到連伊格西自己都想像不到的多,他把他的人生經歷融合在書籍與談吐之中靜靜地教導,連同禮儀以及身為紳士與愛人的一切,哈利給了機會使他成為了現在的伊格西與曾經年輕的加拉哈德,以及現在沈穩的圓桌之首,可是他寧願自己永遠是對方眼中那些幼稚的情人。

 

  他在牧師朗誦祝禱詞後在棺木隨著玫瑰與三指貼上棺木的吻,紀念自己所有對於老紳士忠貞不已的愛。

  沒人會為他獻祭上這樣的吻,可是他這一生已經足夠。伊格西想。

 

  最後他在坐臥壁爐前對著年輕即將繼任亞瑟與梅林的騎士,威士忌與壁爐光火把他的身體弄得很暖,但是他有點想念握住哈利那雙微微顫抖充滿皺紋的觸感。他會用大拇指從手背打著圓圈推開他有些冰冷的血液,用四指溫熱對方骨感萬分的掌心,也許他會惡趣味在手背或掌心,在哈利任由他動作時小心翼翼不要被對方發現的一吻,換得對方時不時飄來的在意眼神。

  他很想念這些,書房裡的書他很多年前就已經整理好,他的第一套西裝在衣櫃裡保存的依然如新,他的胞妹現在是良好可以輔佐他所有事物的能幹騎士,而他是個垂老男人,只能打打板球與看著年輕人戀愛。

  他終於也變得自己口中哈利那種頑固的老頭了,多麼好,伊格西想。

  然後他希望閉上眼呼出最後一口氣時,遠遠的就會看見對方持著傘,步伐優雅地向他走來,那套藍底玫瑰金紋西裝鮮豔的就像當初遇見他時一樣鮮明,屬於他的年少時光。






 

 

 

後記:

感謝弦酒不嫌棄的邀請我有榮幸插花,有任何不妥的問題都是我的問題。

再多次看本子內容時,我幾乎哭泣。弦酒將那些生活的細微與豐富在文字中藏匿情感,好似得以窺見他們觸發情感前的不安猶豫以及最後的相戀,那是如此的美麗動人。

非常感謝弦酒帶來如此美麗的故事,把我的心跟膝蓋還有錢全部都拿走喔拜託喔TTTTTTTT

 

菱柏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