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瑯琊榜】情義

腦補RRRRRRRR

微微的藺蘇吧,梅嶺過後到瑯琊閣醫治那段腦補


--




大渝戰事興起,瑯琊閣乃江湖中人本不過問朝堂之事,該江湖勢力出手時,不用煽動自有保家衛國之士效忠加入,本該如此——要不是數年前俠客梅石楠帶親兒路過琅琊山,在這不打不相識之下,朝堂征戰之事,他瑯琊閣自然是可避則避。

只是那天下推崇的祈王謀反,而赤焰主帥一同舉兵謀逆的消息一傳入他瑯琊閣,趕去金陵拯救故人妻兒已無法,他派出了手下救了連誅僕人家室勉強可行,趕往梅嶺時見識過大風大浪的瑯琊閣主也未曾想過那場面如此殘酷。




靄靄白雪掩蓋了腥紅,撥弄雪沙,薄薄之下鮮紅一片,屍骨殘缺不堪。

七萬赤焰軍忠魂,魂斷梅嶺,無人收屍,無人焚香,僅以天地為墓。




他救了兩個當時逃往斷崖樹林之內勉強活命的小兵,但怎麼找也未找到故人身影,而後當藺閣主返回琅琊山後,才發現藺晨救了早一步前來瑯琊閣的林殊。


「我還以為哪邊跑出來的野人,髒兮兮又一身血污,要不是他拿著樹枝歪歪斜斜在土上寫了梅石楠三個字,我就要打死他了!」


看見自家小兒手腕上包紮的白布與故人之子一身奇異白毛,舌根發僵無法言語,瑯琊閣內醫書載天下罕見的火寒之毒,不難判斷。


「晨兒,你餵血給他了?」

「情況緊急,也只能讓他先喝我的血。」藺晨扯扯那人身上白毛,不顧對方閃躲,野人再閃,少閣主又再伸手扯玩。


藺大閣主斥責了自家孩兒的無禮,他開口欲言,卻又不忍,還是輕嘆一聲才道:「⋯⋯長蘇⋯⋯小殊,是你嗎?」

知曉逃往琅琊山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並且寫出林燮元帥當年歷遊江湖所用之名,除了親近衛士,恐怕也只有當時年紀尚小偕父一同遊歷江湖的林殊罷了。

藺晨定時餵血穩定了個幾個小時就要發作的火寒之毒,瑯琊閣閣主醫術精湛,又有藥王谷舊人鼎力相助,天下奇珍的藥材都給送來醫治,這才初期病情逐漸穩定。


挫骨削皮,重塑筋骨,傷寒疼痛,終究是林殊的選擇。

他這個老人家也擋不了孩子執意平反冤名之心,瑯琊閣傾盡全力相助,只盼這沉冤昭雪之日到來。


交代自家兒子可要好生照顧故人之子,藺老閣主備上一壺上好的女兒紅遠離江湖與琅琊山。

以茶代酒,以酒代茶,早已無謂,席地而坐,山海為布,天地為色,飲了一口倒了一口於青青草地之上。




「我說這石楠兄啊,」無人之境悠悠開口,「小殊,我是勸不了。」




--


當初林燮元帥過琅琊山與藺閣主打了三天三夜,又當了一輩子的朋友。

就讓我如此腦補吧RRRRRRRRR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