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SW/AO/假同居au




我就不應該在捷運上想歪(閉眼








正常來說歐比王應該對這些事物都不會感到特別心動或怪異,這只不過是頓早餐。
只是他剛盥洗完,還有昨天累積到今四肢軀體疲憊的睡意,昨天他們折騰的很晚,各種方式的,嗯。他打著呵欠,坐在餐桌前,他的公寓小歸小,但是開放式的小廚房卻還是設計的相當漂亮。
他本來要提醒安納金要開抽油煙機,避免整間房子都是油煙的臭味,但是對方已經做好處置了,他便不多言。腰還在發酸,在桌下稍微移動腳掌,舒緩昨晚沈迷背後位姿勢,現在因為衣料磨蹭產生膝蓋跪在床鋪上的錯覺。歐比王撐著頭,他也想問自己怎麼還沒把安納金趕出去呢。

「一顆蛋跟兩條培根還有吐司?」
安納金已經快要比他還熟悉家裡冰箱有什麼了,真糟糕。

「都好。」

對方穿著背心,沒有穿圍裙,昨天晚上脫掉的睡褲也還是安納金身上穿回去的那條。
歐比王看著他,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專心,安納金勉強把捲髮綁了一個小馬尾,單手拾起放在料理台上的雞蛋,雞蛋在他手裡比例看起來就怪異許多。他在平底鍋緣敲了敲,蛋液滑落鍋內,手指隙縫間不小心沾到的蛋白,像極昨天晚上從安納金手指隙縫大量泌出,塗抹在歐比王臀縫之間的潤滑液。



該死的。歐比王想。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