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柏

不要問很可怕(X)
需要一個地方盡情地放棄治療。
噗浪活動:http://www.plurk.com/ali110999

灣家人。

 @深情車友 的好梗我先掏錢

 一切好梗都是來自於她的提供,我只有粗劣的文筆

這個梗已經讓我們可以順理成章想像一切3p了(不要這樣


AO/VO注意

OOC注意

天雷梗注意!






--





  「你愛過我。」

  維達脫去盔甲,露出被火灼傷的臉龐。

  他的身體除了被杜庫削去的手沒有恢復,其他都已經在科技之下復原了,歐比王曾遠遠在其他星球上看過這個黑影領著大軍,接受一個星球的投降。


  「我沒有。」

  他直視男人臉上每一寸的燒傷而感到窒息。




  「別逼我,歐比王。你承擔不了後果。」

  西斯尊主坐在椅子上操控原力,絕地大師成了階下囚跪在面前,雙手被束縛跪在前,囚室的門打開了,盧克被推了進來,歐比王跪在地上,他知道自已應該要安慰盧克,那個繼承天行者家勇敢的男孩,但是他止不住自己的視線,錯愕的看著帶領盧克進房,身穿著絕地袍的男人——那是安納金·天行者。


  他怎麼可以、西斯怎麼可以侮辱他教導、尊重與曾經愛過的絕地。


  歐比王咬了下自己舌尖,跟著連同身體上那些早已經受傷沒有原力療癒的傷口一起顫抖,他看著眼睛紅腫的男孩,屏住語氣中有的顫抖開口:「盧克,沒事的,我不會讓他們傷害你。」

  「班⋯⋯我看到家燒起來了⋯⋯」小小的盧克直到見到歐比王時才開始哭泣,「我找不到歐文叔叔與蓓魯嬸嬸。」


  他試圖擠出笑容,原力抑制劑剝奪他運用原力去安撫盧克的機會,那個男孩哭泣的樣子脆弱得像極了他的父親。

  身穿絕地袍的男人帶走了那個孩子,他現在只能相信維達不會傷害盧克,天行者乘載了希望,只是身為他的師傅,歐比王錯過可以導正一切的瞬間。


  「那要看你的表現,肯諾比大師。」

  「我一向很有把握。」

  「你逃了我就先殺了他。」

  「盧克是你的孩子。」

  「我知道。你們那些小把戲騙不過我,但是你知道我說誰。」


  看著表情終於出現變化的絕地大師,維達第一次感受到復仇的喜悅像是穆斯塔法的灼熱竄流過全身。




  「別逼我毀了你。」



_




  歐比王逃過一次。

  雖然已經幾天只有營養劑與水維持基本人體生存,但原力抑制劑的效果已經淡化,他聚集了一些他從小熟悉的原力,開了鎖,歷經一場殺戮後再被丟回原來囚禁他的地方。


  安納金在這邊等著他,維達也是。


  那個身穿絕地袍的男人,熟悉的安納金·天行者的原力在這個房間蕩漾,他被戴上原力抑制器之前都難以分辨究竟是維達還是安納金,或者承認這兩人是同一個人。


  腥紅的光劍從安納金的胸口竄出,除了虛弱的不可置信,他不知道怎麼把哀傷與憤怒分化在原力裡淡化,現在他連原力都感覺不到了。


  隔天替他送食物進來的男人一樣穿著深色的絕地袍,蓬鬆的金髮,俊美的臉龐,右眼上淺淺的疤痕,語氣同樣輕挑對上他的老師父。


  如果這是達斯·維達打壓他的意志的方法,歐比王不得不承認,他做到了。

安納金的克隆體在面前,他不知道能不能再一次面對對方的死亡。



  












--



一開始只是在聊3p

之後出現克隆安納金的虐梗(立刻虐成狗

   
© 菱柏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19)